-

“嗯。”朵朵點頭。

不管是好與不好的事情,朵朵都要知道,她再也不想成為最後知道的那個人了。

“那你向哥哥保證,聽完過後要控製好自己的情緒,不要亂想,因為這件事情已經過去了,可以嗎?”軒軒再次確定。

朵朵也點了頭,軒軒這才勇敢的開了口。

“其實,你本來生下來就跟正常人一樣的。是因為媽咪在你的身體裡做了手腳,你才變得不會說話,性格古怪。雖然我也不知道她為什麼要這麼對你,但你好好想想,媽咪是不是經常對你發脾氣,發脾氣的時候還打過你,掐過你。可每次發完脾氣後她又跟你說對不起。”

“而你每次都選擇了原因,甚至越來越依賴她。”

“因為媽咪知道你不會說話,就算對你脾氣,就算打你,你也不可能講出來,爹地更加不會知道。你好好想想曾經媽咪對你做過多少過分的事情。”

軒軒要講的,就是這些。

朵朵也聽明白了,她挺鎮定的,冇有變成軒軒想像的那個樣子,還以為她會生氣會抓狂,會像剛纔和爹地聊天的那個樣子。

“朵朵,你——還好嗎?”軒軒弱弱的問。

怎麼感覺現在的朵朵過於平靜了。

“其實——我早就猜到了。”朵朵說。

朵朵的情緒有些低落,其實她早就猜到了,隻是一直不願意相信,還想給媽咪一次機會。可是後來,她一點點的明白過來。

“你什麼時候猜到的?”軒軒很好奇。

朵朵竟然如此平靜,她真的接受得了嗎?還是明明不能接受,卻也要裝在心裡。

“上次我被綁架的時候,媽咪說我不是她的女兒,讓綁匪彆再找她拿錢。當時我就隱約感覺到了。”朵朵說著,眼淚還是會往下掉的。

“還有以前,媽咪每次帶我去看醫生的時候。她都會跟醫生叔叔聊半天,醫生叔叔會抱她,會扯她的衣服。當時我不太懂,可是後來我懂了。”

朵朵一點占的懂了,可即便她懂了還是會心痛,因為她一直很依賴媽咪,可傷她最深的也是媽咪。

軒軒看到妹妹哭了,趕緊跑去抱了一包抽紙過來,慌慌張張的幫她把眼淚擦掉。

“朵朵不哭,都過去了。”軒軒說。

過去了嗎?或許是過去了,又或許根本就過不去,不然朵朵也就不會掉眼淚了。

“哥,你說我們真的是媽咪的孩子嗎?真的是她生的嗎?”朵朵繼續掉著眼淚,看著哥哥。

朵朵最近一直在想這個問題。

如果他們真的是媽咪的孩子,為什麼她會那麼做?都說虎毒不食子,哪有對自己的孩子下手的,她的心當真就不會疼嗎?這麼做,對她又有什麼好處?

軒軒搖頭,他回答不了這個問題。

因為軒軒曾經也懷疑過,他和朵朵是媽咪生的嗎?她好像真的不關心他倆,她在乎的永遠都是工作是錢。

還有跟爹地離婚的時候,媽咪滿腦子想的不是怎麼把孩子帶走,而是怎麼才能從爹地那裡得到更多的錢,當時那張嘴臉,軒軒現在還記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