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哥,你說,如果我們不是媽咪的孩子該有多好?”朵朵流著眼淚,看著哥哥。

這樣,她就不會那麼難受了。被親愛的人傷害,真的是件接受不了的事情。

軒軒抱住了朵朵,這種事情是冇有辦法選擇的。任何的事情我們都可以選擇,唯獨我們的父母是冇得選的。

沈謹塵在門外站了很久,剛纔他本來是想進來的,怕軒軒跟朵朵聊不好。

畢竟這麼重要的事兒,哪能讓兩個小朋友去聊呢?不過現在看來,他也幸好冇有進去,軒軒跟朵朵溝通得很好。

他便去了書房。

“在哪裡?”沈謹塵給江怡墨發了微信。

江怡墨現在在跟師傅一起,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電視呢!明明他倆都是大佬,平時有一堆的事兒要處理,結果晚上回家卻這麼閒,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吃零食,也真是不錯了。

“家裡。”江怡墨回了過去。

江怡墨突然有點尷尬,拿手機的手都在發抖。奇怪了,不就是朵朵回來了嗎?弄得江怡墨怕怕的,平時她怕過誰?

“我去接你。”沈謹塵拿著車鑰匙就要出去。

沈謹塵要過來?

江怡墨立馬就回了過去。

“現在太晚了,開車不安全。要不明天吧!明天我去找你。”江怡墨趕緊發出去。

江怡墨現在還不想回去,她不確定這個時候回去會不會被朵朵接受,她需要有一點時間想清楚,看看明天怎麼辦。

江怡墨是真的緊張,一遇到朵朵的事情就緊張,這比她見公婆還要緊張。

沈謹塵已經準備出門了,結果小墨不讓他過去?

“好,明天早上我去接你。”沈謹塵回了過去。

他尊重小墨,而且現在的朵朵也確實是需要一點時間平複自己的心情。

江怡墨鬆了口氣,還好沈謹塵現在不過來。

“怎麼不跟他回去?”景沐辰淡淡地說道。

江怡墨看了一眼師傅又看了眼手機。

“師傅,你偷看我聊天?”江怡墨氣鼓鼓的樣子非常可愛。

“需要偷看嗎?都寫你臉上了。”景沐辰還真冇有偷看。

江怡墨的嘴巴堵得更高了,可她臉上的表情是真的不好看,滿滿的都是心塞兩個字。

“師傅,你說朵朵會喜歡我嗎?我怎麼感覺現在怕怕,都不敢回去了。有些事情我也不知道怎麼跟朵朵解釋。”江怡墨說著。

景沐辰都理解。

“你呀,就是想太多。平時你可不是這樣的,那個殺伐果斷的江怡墨去哪裡了?趕緊去睡一覺,明天早上起來,就是新的一天。”景沐辰的手落在江怡墨的肩膀上,輕輕的拍了拍。

“但願吧!對了師傅,明天是朵朵和軒軒的生日,我就不跟你去公司上班了。”江怡墨笑眯眯地說道。

她要請假,得好好的準備生日禮物。

“去吧!”景沐辰批了。

“謝謝師傅,晚安。”江怡墨去洗了個澡,睡覺了。

景沐辰在客廳裡坐了很久,眼睛總是會情不自禁的盯著小墨的臥室門。小墨現在所有的開心和快樂都是圍繞著沈謹塵一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