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他現在,隻能待在小墨身邊,感受她的快樂。

次日清晨。

江怡墨早早的就起了床,景沐辰也起得很早,他連衣服都換好了,準備去上班。

“這個拿著。”景沐辰遞給小墨兩張卡。

“這是什麼?”江怡墨看著師傅手裡的兩張卡。

好端端的給卡乾嘛,她又不缺錢的。

“送給軒軒和朵朵的生日禮物,你幫我交給他們吧!”景沐辰說道。

生日禮物?送兩張卡?江怡墨就不問卡裡會有多少錢了,因為師傅送禮都是大的,太小的紅包也不能體現他高貴的身份。

“好,那我就替朵朵和軒軒收下了,謝謝師傅,拜拜。”江怡墨出門兒了。

沈謹塵的車已經停在了彆墅外麵。

朵朵和軒軒冇有跟過來,應該還在家裡睡懶覺。

沈謹塵非常紳士的拉開車門,等小墨進去後他再關上,坐上車,帶她離開。

“現在去哪裡?”沈謹塵問。

他倆今天都不用去工作,任務就是給朵朵和軒軒過生日,今天他倆要親手準備一切,過一個很特彆又有意義的生日。

“去買禮物吧!挑一些孩子們喜歡的,然後再去超市買些菜,今天我們倆親自下廚,對了,連生日蛋糕我們也要自己做。”江怡墨想了一整晚,就想出了這些東西來。

“可以。”沈謹塵不反對。

“你還有什麼要補充的?我暫時隻想到了這些。比如我們吃完飯後去哪裡玩?你有想法嗎?”江怡墨問沈謹塵。

“你說了算。”沈謹塵平時對這些不關注。

“問你也是白問。”江怡墨翻了一個白眼兒。

“對了,朵朵已經知道我向你求婚的事情了。”沈謹塵冷不丁的,突然補了一句,差點把江怡墨給嚇死。

“啊——知道了?朵朵——她——還好吧!”江怡墨的心直接跳到了嗓子眼兒。

江怡墨瞬間就有種要完蛋的感覺,朵朵從始至終對她的態度都不好。現在又知道江怡墨馬上要成為她的後媽,這不是擺明瞭要跟朵朵搶嗎?

而且到現在朵朵還認為江雨菲纔是她的媽媽,要是朵朵再知道江雨菲死了,那後果簡直不堪設想呀!

“不太好。”沈謹塵淡淡地說著。

用腳趾頭也想得出來,朵朵肯定是不好的。

“那怎麼辦?要不今天的生日我就不去了吧!免得朵朵看見我不高興。”江怡墨立馬就打了退堂鼓。

雖然她真的想去,但問題是,朵朵不喜歡她呀!

“就這麼放棄了?還是你想一直逃避這個問題?”沈謹塵看著江怡墨。

這可不是他認識的江怡墨,他認識的那一個可是會迎難而上的,她會很勇敢的。

“當然不是。但我真覺得今天我不能去,今天是朵朵和軒軒的生日呀!萬一因為我破壞氣氛就不好了。”江怡墨一臉的為難。

她真的太為難了。

“行啦!船到橋頭自然直,逃避是永遠都解決不了問題的,不管怎樣,我都跟你一起麵對,好不好?”正在開車的沈謹塵用一隻手扶方向盤,一隻手伸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