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厚實的掌心落在小墨的手背上,抓住她的手的那一刻,整個人都是溫暖的。沈謹塵的鼓勵可以帶給小墨動力,讓她覺得心裡塌實,就算再擔心,隻要有他在就不會害怕。

他倆去了百貨大樓。

“咱們要買什麼?要不直接把百貨大樓搬回家吧!”江怡墨走得好急。

沈謹塵的腿很長,但他有些跟不上小墨的步伐了,索性就用他的胳膊挽住了她的手。

“你乾嘛?”江怡墨一臉吃驚的看著他。

哪有男人挽女人的,弄得她現在像個彪悍的女大佬,沈謹塵倒在了她養的男人了。江怡墨可不要這個樣子。

“誰讓你走那麼快?”沈謹塵低頭看著比自己矮好多的江怡墨。

怎麼覺得她越看越好看呢?

“我這不是趕時間嘛!想多買一些。你到也幫著出出主意呀!咱們到底買什麼當生日禮物?”江怡墨又問沈謹塵。

“隨便。”沈謹塵說。

送小朋友禮物嘛!隻要是禮物就行,反正朵朵和軒軒啥也不缺。

“隨便?都可以?”江怡墨直接翻白眼兒:“你這是在敷衍我嗎?沈謹塵,我很討厭彆人敷衍我,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吧!”

想活,想活,當然想活了。沈謹塵都還冇把小墨娶到手哪裡敢去死?就算死,也得把小墨一起帶上。

“我的意思你不用過分的糾結,送你覺得可以的就行。咱們今天最主要的難道不是愛心午餐和愛心蛋糕嗎?”沈謹塵說。

親手做的纔有意義,相信朵朵和軒軒更喜歡他倆一起做飯給他們吃。

“行吧!聽你的,但如果搞砸了,我就對你不客氣。”江怡墨又威脅沈謹塵,真當他好欺負。

其實,也隻有她可以欺負,其它人敢欺負一下試試看,老沈的拳頭可不是那麼聽話的。

他很自然的摟著小墨的腰,倆人在商場裡逛了很久。江怡墨給朵朵買了一個特大的玩具熊,晚上可以跟朵朵睡覺,陪著她。給軒軒買了樂高,軒軒平時喜歡動手動腦子,這個他應該會喜歡的。

然後他倆又去了生鮮區,買了很多的菜和做蛋糕的材料,滿載而歸呀!果然,購物可以讓人開心,和喜歡的人一起逛街也是件超幸福的事情。

兩小時後。

沈謹塵的車停在了家門口,江怡墨卻賴在車裡不願意下去,沈謹塵單手扶在車門上。

“你要再不下來,我隻能動手了。”沈謹塵說。

剛纔他倆聊得還挺好的,結果小墨轉眼就慫了。她可是財神爺呀,如果讓彆人知道財神爺慫成這個鬼樣子,她的臉往哪裡放?TM集團的臉麵又往哪裡放?

“一,二,三。”

沈謹塵倒計時結束,直接伸手,把車裡的江怡墨拽了下來。

“你乾嘛。”江怡墨一臉的不開心。

“你要再不聽話,我真要乾——嘛了。”沈謹塵的眼睛往下落,盯在小墨衣領下方。

江怡墨瞬間就懂了,這傢夥怎麼這麼邪惡?

“懶得理你,趕緊擺東西。”江怡墨把後備箱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