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哪是東西多少的問題,她這方向都整錯了。

“我的錯,我認罰。”沈謹塵扭頭過來,便親在了小墨的唇上。

這叫什麼懲罰?也太便宜他了。

“你走開。”江怡墨直接轉了過去,不想看到他。

可剛轉過去,又轉了回來。

“蛋糕要怎麼做?你讓我拿這個麪粉是做什麼?”江怡墨一臉的懵。

看她這個樣子,就不像是經常下廚藝的,什麼都得問沈謹塵。

“親我一下,就告訴你。”沈謹塵說道。

額!!!

這還要親一下?他這是什麼思維。

“你認真點。”江怡墨一臉的嚴肅,她可是相當的認真的。

“我很認真。”沈謹塵確實認真,至少他臉上冇啥表情,就跟平時在公司的時候差不多。

“我就不親你,這東西我自己可以搞定。”江怡墨又轉了回去。

自己在那兒研究了起來,結果弄得臉上身上到處都是麪粉,整個成了一隻小花貓,她是真的不會,這才轉了回來。

“教教我唄!”江怡墨撒嬌。

“親我。”沈謹塵始終堅持她的原則。

江怡墨搖頭:“不想。”

“那就好好想想。”他放下手裡的活,摟著小墨的腰,倆人都不做飯了,在廚房裡晃來晃去的,身體的節奏全部是一樣的。

“還是不想。”江怡墨又搖頭。

“我想。”

沈謹塵頭往下落,親在了小墨的唇上,一點一點的滲透,小墨的身體也一點點的軟了下來,倆人明明是準備愛心午餐。

結果到好,還冇開始怎麼弄,倒是在這裡親了起來。

客廳裡。

軒軒和朵朵坐在沙發上。

“朵朵,你還是不喜歡小墨姨嗎?剛纔她送你禮物的時候你為什麼不開心呀?”軒軒想知道為什麼。

朵朵也說不上來,但她剛纔是真的笑不出來嘛!

“我冇有。”朵朵說。

“那你到底是怎麼想的?”軒軒又問。

“我不知道。”朵朵搖頭。

看來,朵朵也很矛盾。

“可是你剛纔對小墨愛搭不理的她很難過,你看小墨姨送了我們生日禮物,還和爹地一起準備午餐,她是真的對咱們好,你一會兒能不能對她的態度好一些?”軒軒正在試著說服朵朵。

朵朵一臉糾結的看著哥哥。

“哥,你是真的很喜歡江怡墨阿姨嗎?你一點兒也不反對爹地娶她,甚至以後他們結婚了,你會改口叫她媽咪,對嗎?”朵朵的問題有些認真了。

可軒軒覺得,這些就是很正常的事情呀!而且小墨姨真的很好,不是嗎?

“那你呢?如果爹地一定要娶小墨姨的話,你會堅持反對,像昨天晚上那樣嗎?還是你可以試著去接受,去改變?”軒軒反過來問妹妹。

“我不知道。”朵朵搖頭。

朵朵的內心是矛盾的。

她並不討厭江怡墨,相反,她越來越更多的看到了江怡墨的好,朵朵也很質疑自己之前的做法,因為她以前對江怡墨阿姨的態度真的不好。

現在的朵朵,除了有些難以麵對的抉擇,還有一部份是她覺得很愧疚,感覺自己像個壞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