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朵朵開始笑了起來,盪鞦韆可以讓人快樂,朵朵笑得很開心。

江怡墨好希望時間一直停留在這一刻,她太喜歡看朵朵笑了。

“我想下來。”朵朵不想繼續蕩了,她蕩了太久。

江怡墨冇有再推,而是站到一邊,等鞦韆自己停下來,朵朵從鞦韆上跳下來,站在她的麵前。

“我們聊聊吧!”朵朵說。

朵朵現在說話越來越溜了,昨天她說話的時候還是一個字一個字的,現在一句話說得好快,和正常人差不多。

她的進步真不是一般的大。

“好,你想聊什麼。”江怡墨也正是這個意思,看來,他倆都想到一塊兒去了。

朵朵想了想。

“你為什麼要跟我爹地在一起,答應他的求婚?”朵朵問。

江怡墨愣了一下,她冇有想到朵朵問問題這麼直接,當真是跟江怡墨一毛一樣呀,他倆的性格和脾氣真的太像太像了。

“因為愛。我愛他,他也愛我。”江怡墨說。

其實。

不僅僅是因為這些,還有朵朵和軒軒,他倆也是江怡墨的孩子。而且他倆又是沈謹塵帶大的,如果能嫁給沈謹塵,這會是最好的安排。

“但是爹地離過婚,我跟哥哥也不是你和爹地生的孩子,我們家庭這麼複雜,你還是想要來嗎?”朵朵又問。

天哪!

朵朵這是在問什麼呀?像是在審問江怡墨似的。

江怡墨的雙手落在了朵朵的肩膀上。

“不,不是你講的這樣。”

江怡墨從來都不是後媽,她也不會隨便去給人當後媽。正因為她是朵朵和軒軒的媽媽,她纔會費儘心機的站在這裡。

“那是怎樣的?”朵朵又問。

對呀!那是怎樣的呢!江怡墨看著朵朵的眼睛,知道她現在渴望知道一個真相,想聽江怡墨解釋,至少也該坦誠相待。

江怡墨在想,要不要講?

這個秘密,藏在她心裡實在是太久太久了,很累的。如果可以,她真的想講出來,她不喜歡在心裡裝秘密。

“你怎麼突然不說話?是在想怎麼繼續騙我嗎?”朵朵偏著腦袋,就這樣盯著江怡墨。

這句話倒是有些戳江怡墨的心了,她肯定不是故意騙人的呀!

江怡墨慢慢的蹲了下來,雙手落在朵朵的肩膀上,臉上的表情真的很溫柔,眼睛裡全部都是朵朵的樣子。

“朵朵,我問你一些問題。”江怡墨很認真地說。

“好。”朵朵乖乖的點頭。

“你覺得,江雨菲怎麼樣?從小到大,她對你的態度如何?”江怡墨問:“你好好的思考這個問題,認真的去想。”

朵朵不明白,為什麼江怡墨阿姨要問她這麼嚴肅的問題。但朵朵今天真的想跟江怡墨阿姨好好的聊天,所以,她特彆認真的回想以前發生的事情。

還有昨天晚上,哥哥跟朵朵講了特彆多的事情,包括她從小不能說話根本不是身體原因,是因為媽咪做了手腳。

雖然朵朵到現在也不太敢相信,但她的心真的是涼的。

“不好。她對我和哥哥都不好。”朵朵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