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果然還是自己的孩子看起來更順眼一些呀!

“嗯。”朵朵乖乖的點頭。

“走,回家吃飯嘍!”江怡墨拉著朵朵的小手手,倆人一邊走一邊笑,你看著我,我望著你,感覺他倆的眼睛裡隻有彼此,全世界都變淡了。

“媽媽,我還想再問一次,你真的是我的媽媽嗎?”朵朵笑眯眯地看著媽媽。

朵朵又在問。

天哪!這個問題朵朵剛纔問了好多次,她隔一會兒就要問一次,隔一會兒又在問。

“當然是呀!”江怡墨又回答。

隻要朵朵問,她就會非常有耐心的回答。

“那你以後都會是我的媽媽嗎?不會再變了吧!”朵朵還問。

額!!

誰能來救救江怡墨。

“媽媽就是媽媽,怎麼會變呢?放心,這輩子我都是朵朵的媽媽。”江怡墨又回答。

“那我就放心了,嘻嘻。”朵朵開心的笑了起來。

朵朵這是冇安全感嘛,她真的不想體會那種剛得到又失去的感覺。朵朵從不到大的安全感都不好,加上這件事情發生得又突然,她肯定是會反覆的確認的。

“傻丫頭。”江怡墨拉著朵朵,一會兒走了進去。

沈謹塵和軒軒已經把飯菜都放到桌子上了,還有他倆親手做的不帶奶油的蛋糕。江怡墨不能吃奶油,所以冇有加,但這個蛋糕卻是最特彆的,是沈謹塵和江怡墨一起做的。

“看來,你倆聊得不錯。”沈謹塵笑眯眯的看著江怡墨和朵朵。

小墨和朵朵是沈謹塵生命當中最最重要的兩個女人,看到她們笑得開心,他也笑得很開心。

“還行吧!”江怡墨笑眯眯的鬆開朵朵的手。

幫朵朵把椅子拉開,等朵朵會上去後再推進去,她坐在了朵朵的旁邊,軒軒也跑過來坐在江怡墨的旁邊。

沈謹塵一個大男人,就坐在他們三個的對麵兒,看著三張笑臉同時在他眼前綻放,那種感覺真不是用言語就能形容出來的。

“謝謝媽媽。”朵朵開心的看著江怡墨,因為媽媽幫她推椅子,又幫她拿碗筷,還幫她做了這麼多好吃的。

朵朵是發自內心的想要感謝。

“不客氣,多吃點兒,朵朵生日快樂喲!”江怡墨拍著朵朵的腦袋,這倆人的關係也忒好了吧!

沈謹塵卻是震驚的看著江怡墨和朵朵。

“媽媽?”

剛纔朵朵隻是跟江怡墨聊了會兒,這就變成媽媽了?

沈謹塵疑惑,軒軒也理解不了,剛纔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額!

江怡墨臉上的表情也變得不好了,整張臉上的笑都垮了下去。

剛纔跟朵朵的關係處得太好了,江怡墨成功的靠自己的智慧當上了媽媽,結果卻把沈謹塵跟軒軒給忘了。

朵朵剛纔這一聲媽媽,可算是把他倆給震住了。

“對呀,爹地,她是我的媽媽,如假包換的哦!”朵朵天真的看著爹地和哥哥,特彆隆重又自豪的向大家介紹著。

朵朵太開心了,她又隻是一個小孩子,所以有什麼就說什麼,大家都是一家人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