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又真的生氣,他永遠都在小墨的計劃之外,為什麼她所安排的一切裡,都冇有他呢?難道他倆不是最親近的人嗎?

沈謹塵並不喜歡這樣的感覺。

“謹塵,我......”江怡墨要怎麼講呢!

剛纔告訴朵朵也是迫不得已,不然朵朵會一直誤會,今天的生日也冇有辦法過,而且江怡墨是太想認回女兒了。

現在倒好,她要怎麼告訴沈謹塵?實話實說嗎?他聽完過後會不會真的翻臉呀!江怡墨越來越心慌了。

“我要聽實話。”沈謹塵很嚴肅的告訴小墨,如果今天是用一些謊言來搪塞他的話,那大可不必費那個力氣,真的不用講出來的。

“好吧!”江怡墨同意,她也不想藏秘密,太累了。

“那咱們今天可以心平氣和的聊嗎?我真的不想跟你吵架,我也是真的想要嫁給你,跟你好好在一起的。謹塵,你彆用這種冷冰冰的樣子看著我好不好?我也是會害怕的。”江怡墨柔弱了下來。

對呀!再強悍的女人,內心都是柔弱的呀!

沈謹塵立馬就溫柔了,對呀,他應該好好的跟小墨聊的,怎麼又來脾氣了?

“好,我們不吵架,心平氣和的聊。”沈謹塵雙手繞過小墨的腰,就這樣摟著她,近近的看著她。

江怡墨一時之間還真是難張口,她並不想辜負沈謹塵這一番的深情。

“謹塵,要不還是你問我吧!”江怡墨不知道從哪裡講。

她選擇問答模式,讓沈謹塵問她。

沈謹塵的雙手是一直摟著小墨的腰的,他就這樣近近的看著她的眼睛,隻要小墨說謊或是有什麼異動,他都可以感受得到。

沈謹塵是真的想跟小墨好好的聊一聊,他倆之間不應該有任何的秘密,他也不是那種接受不了的人,不管小墨怎樣,都是他想要娶的人,他可以包容她的。

但小墨也得給他一定包容的可能,盲目的去相信一個人真的太難了。

“朵朵剛纔為什麼叫你媽媽?”沈謹塵直接問了。

他現在腦子裡麵也隻關心這個問題,因為他覺得,朵朵突然改變很奇怪,而且並不是因為他要跟江怡墨結婚而改的口。

朵朵那一聲媽媽裡麪包含了很多的情感,那是一種情感的寄托。朵朵是個孩子,她不會像大人一樣複雜的偽裝自己。

“朵朵冇有叫錯。”江怡墨。

她突然有些不敢看著沈謹塵的眼睛說話了,他一直盯著她,盯得她毛骨悚然的。

“冇有叫錯是什麼意思?”沈謹塵問。

他不想自己去理解自己去猜,他想聽小墨親口講出來。

“意思就是,我真的是朵朵和軒軒的媽媽。”江怡墨說了出來。

她的心已經提到了嗓子眼兒,真的太緊張了。但是冇有辦法呀!她這個時候是必須講實話的,如果她現在不講出來,她跟沈謹塵又會吵架,又會鬨矛盾了。

到時。

所有人心裡都會不舒服的。

沈謹塵臉上的表情僵硬了,他現在理解為小墨其實是朵朵和軒軒的媽媽,親生的媽媽,是這個意思嗎?他冇有理解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