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確定?”沈謹塵不介意現在就把衣服掀起來,讓小墨看個仔細。

這時。

江怡墨趕緊把朵朵放了下來。

“不是要去遊泳嗎?我去拿幾套衣服。”

江怡墨心虛的跑到了樓上,她去幫自己還有孩子們拿遊泳需要用的衣服。

這時。客廳裡的沈謹塵喊了一聲:“隨便幫我也一起準備了,衣櫃裡最底下的抽屜裡麵的最後一條。”

嗬嗬噠!江怡墨想笑,他還挺不客氣的,竟然還知道每一條位置在哪兒。江怡墨倒是好奇了,沈謹塵到底想穿哪一條。

她趕緊去了更衣間。

先幫朵朵和軒軒準備,他倆是兒童畢竟簡單,而且家裡有很多的泳裝,看來沈謹塵平時冇少準備這些東西,就算平時不去遊泳他也備著。

然後江怡墨就去拉開抽屜,找沈謹塵說的。

拉開才知道,裡麵全部都是男士短褲,疊得非常的整齊,真是一目瞭然呀!可江怡墨的臉卻紅了,拉開抽屜的那一瞬間,她感覺自己好像聞到了一股很特殊的味道。

至於是什麼,她不知道,但肯定是從這些褲子上散發出來的,弄得她臉紅心跳。平時也冇注意過這些,現在突然幫沈謹塵準備才知道,挺讓人害羞的,主要也有些下不去手。

江怡墨的手都在哆嗦了,她在想,以後她和沈謹塵結婚了,不會要經常幫他準備這些東西吧!咦,江怡墨真是想想都覺得混身起雞皮疙瘩,好不舒服呀!

江怡墨在衣櫃前蹲了半天,這才把罪惡的小手指伸了過去,她是用兩隻手指頭把沈謹塵的褲子給夾出來的。

舉在空中,她隻是看了一眼。

天哪!差點流鼻血,他肯定是故意的,不就是出去遊個泳嗎?至於穿這麼短的褲子?而且這款式看起來好潮呀?

這個男人,果然是騷得很呀!

江怡墨直接給他扔了回去,重新在衣櫃裡挑了一條看起來比較保守的那種裝進了包包裡麵,正準備去給自己拿一套。

轉身便看到了軒軒。

“軒軒?你怎麼上來了?”江怡墨驚訝的看著軒軒,臉又紅了。

剛纔她在那兒糾結的幫沈謹塵挑褲子的時候,軒軒不會在後麵都看到了嗎?剛纔江怡墨臉上的表情可是誇張得要死。

軒軒臉上的表情有些嚴肅。

“小墨姨,你們是不是有事兒瞞著我?連朵朵都知道了,我就是不知道,是不能告訴我嗎?還是我不配和你們知道一樣的秘密?”軒軒問得好直接。

看得出來,軒軒這是傷心了,他一直非常喜歡江怡墨,真的把她當成是親人一樣。結果現在,小墨姨卻不跟他分享秘密了。

江怡墨蹲在軒軒的麵前,她剛纔跟朵朵解釋了半天,又跟沈謹塵解釋了半天,已經是精疲力竭了。本來是打算一會兒找機會跟軒軒講的,結果卻弄得軒軒不開心,這倒也是江怡墨的問題。

“不是的軒軒,你不要亂想,我一直都很愛你呀?”江怡墨笑眯眯的看著軒軒,雙手搭在軒軒的肩膀上,眼神中全部都是對軒軒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