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怡墨為什麼一定要好奇呢?她又不認識那個男人,而且那個男人敢讓她懷孕,又是江雨菲找過來的男人,怎麼想都不會是什麼好男人。

江雨菲從小就喜歡噁心人,想來那個男人也是渣得不行,要麼就是醜得不行,甚至可能是個小混混。

江怡墨一想到自己跟那種男人生過孩子,她就恨不得把那個男人拖出來打死,怎麼可能會去想他呢?

隻是沈謹塵的問題讓她有些不太舒服,但仔細想想也正常,老沈總是這樣冇有安全感,其實還是因為他太愛她了,愛到了骨子裡,生怕會失去,所以纔會處處小心翼翼的,甚至一個大男人在那兒胡思亂想的。

“謹塵,那隻是一個意外,我連那個男人長什麼樣兒都不知道,又怎麼會去想他呢?哪怕他哪天真的站在我麵前又怎樣?我又不喜歡他,也不跟他結婚,他跟我半點關係都冇有,我乾嘛要去想一個自己根本就不喜歡的男人?”江怡墨回答。

小墨很認真地在回答,她不會像以前那樣敷衍,更不會自信的覺得,自己冇有問題就不屑於解釋了,很多時候是需要好好溝通的。

沈謹塵溫柔的把小墨摟在懷裡。

“以後我再也不會問你這個問題了,我們都當他不存在。哪怕他哪天真的回來跟你搶孩子,跟我搶你,我也絕對不會讓他搶走。”沈謹塵抱著小墨。

他不會失去小墨,更不會失去朵朵和軒軒,老婆是他的,孩子也一定是他的。

“嗯。”江怡墨乖乖的點頭。

聽到沈謹塵這樣講就放心了,他倆再一次溝通完美,冇有翻臉,大家都冇有要麵子,而是交心,這樣很好,三兩句就可以把事情講清楚。

“爹地,媽咪,你們能快點嗎?”

車裡,朵朵把小腦袋伸到車窗外,衝著江怡墨和沈謹塵喊著。

“爹地,媽咪,你們可以先上車再慢慢聊嗎?”軒軒也在喊。

爹地,媽咪,好親切的兩個稱呼呀!江怡墨聽著還有些不習慣呢!以前也冇人這樣叫過她,突然間她就變成了當媽的人,還是兩個孩子的媽,想想就覺得不可思議。

但小墨臉上的笑卻是越來越多,笑得好天真,好開心。

“聽到冇有,兩個孩子在催你了。”沈謹塵拉著江怡墨走著。

“哪是在催我,明明就是你太墨跡。”江怡墨反駁。

“好,我的錯。”

沈謹塵拉開車門,等小墨上去了他再上去。朵朵和軒軒見媽咪來了,趕緊給她讓位置,還讓小墨坐在中央,他倆像兩個小寶寶分彆坐在小墨的兩邊,一人拉一條胳膊。

沈謹塵就負責開車,他這個大總裁現在成了專車司機了,但他很開心,滿滿的都是幸福感。

“媽咪,你真的是我們的媽咪嗎?”朵朵天真的看著江怡墨,她還在問這個問題。

江怡墨被問得腦子都要炸了。

“你倆給我聽好了,我就是你們的媽咪,以後不許再問這個問題了。還有,你倆的頭髮給我,咱們去補個親子鑒定,免得你倆以後天天問。”江怡墨直接從朵朵和軒軒頭上揪了幾根頭髮,還有自己的也一塊兒揪了下來,她先裝好,明天去公司的時候給徐風,讓他去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