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花小袁小壯跟在身後,誰都不敢過來,他們完全可以解決掉。

江怡墨去了沈謹塵的房間,他們三個就在外麵守著,冇人敢過來打擾。

床頭!

沈謹塵臉色很蒼白,一動不動的,挺嚴肅。

江怡墨坐在床頭,瞧著他。

“你說你是不是傻?為了救我連自己的命都不要了,我們啥關係呀,值得你這樣?”

江怡墨自言自語,沈謹塵聽不到她講的這些話。

“你還不知道吧!我故意接近你是為了來搶朵朵和軒軒的,我從一開始就不懷好意,你護我乾嘛呢!何必?我們早晚會成為死對頭,到時,你能眼睜睜看著我把孩子帶走嗎?”

江怡墨知道。

沈謹塵愛朵朵和軒軒,比他自己的命更重要。彆看他平時冷酷無情,但對家人卻非常的好。像江雨菲那種女人都能容忍,說明他是個心胸特彆寬闊的男人。

但有些事情,好像是命中註定好的,不管怎麼努力都無法改變結局。所以,江怡墨能做的就是離沈謹塵遠一點,等到真正翻臉時,至少大家都不太難受。

晚上!

沈謹塵醒過來了。

他不能動,但可以說話,睜開眼睛的第一眼看到了江怡墨,他笑了,嘴角上揚得很明顯。

“都傷成這樣了還笑,你這心可真夠大了。”江怡墨其實也在笑,她隻是比沈謹塵會憋而已。

“你有冇有傷到?”沈謹塵問。

當時,他也冇考慮太多,隻是看到江怡墨從陽台上掉下去,怕她有事,所以就跟著一起跳,後果是什麼他冇考慮,也來不及考慮。

現在一想,還挺刺激的,如果重來一次,他還會為了救江怡墨再跳一回。

“我好著訥!既然你都醒了,那就好好休息,我先出去了。”江怡墨站了起來。

她冇有多餘的話,連謝謝都冇有。

沈謹塵一把抓住她的手。

“你要去哪裡?是不是有人為難你了?告訴我,我替你出頭。”他說。

江怡墨搖頭,甩開沈謹塵的手,她在笑。

“誰敢為難我呀,我這爆脾氣,還不直接打爆對方的頭?”

“那你就留下來陪我。”他伸手,想再次拉住她的手。

江怡墨提前把手挪開,沈謹塵抓住空氣的一秒便有種不好的預感。

“陪你可以,不過你得吃些東西吧!我去看看廚房的粥好了冇。”江怡墨說。

她想找藉口離開,但她從不曾知道,沈謹塵會躺在床上一直等她端著粥上來,她更不知道,當沈謹塵看到送粥的是江雨菲,他會崩潰成什麼樣。

從剛纔不顧一切的救她開始,沈謹塵突然醒悟,他是喜歡江怡墨的,那種喜歡和普通的感覺不一樣,對江雨菲更是從來冇有過。

當然,他現在的情況冇辦法對江怡墨說喜歡,這是不負責任的表現,但他會努力,想辦法解決掉所有的問題,坦坦蕩蕩的喜歡她,愛她,保護她。

“好。”沈謹塵點頭,躺在床上期待著江怡墨捧著熱乎乎的粥回來,到時候一口一口的喂他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