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想多了,我隻是想證明自己的魅力有多大,最後我發現,真的非常的大。”江怡墨相當淡定的說著。

她的魅力本來就很大呀!

“我同意,媽咪的魅力確實很大。剛纔所有的小朋友都說你好漂亮,還有好多叔叔看到媽咪都摔倒掉水裡了。”朵朵舉手。

這又不是什麼搶答題,怎麼朵朵還在這兒搶了起來。

“以後不許穿成那樣出去。”沈謹塵突然好嚴肅的說。

他管得著嗎?

小墨穿得保守了他扶額頭表示無奈,穿得太性感了又說她亂來,明明他自己穿一條短褲就夠辣眼睛了,看他的美女可不比小墨少,還好意思在這裡規定彆人。

“這是我的自由,你管不著。”江怡墨嘴上這樣講,其實下次她真的不會穿了,很無語。

“......”沈謹塵氣慘了。

但他不跟小墨計較,免得在孩子們麵前鬥不過她還會丟臉。

“爹地,咱們現在是回家嗎?”朵朵問。

“去奶奶家裡,今天晚上在奶奶家吃飯。”沈謹塵說道。

沈夫人還不知道朵朵回來了,也不知道朵朵會說話了,如果看到朵朵的話,怕是得開心得跳起來。還有江怡墨是朵朵和軒軒的媽媽這件事情,如果沈夫人知道了,可能會放鞭炮慶祝,指不定讓沈謹塵和江怡墨原地把婚給結了,直接把民政局給他倆擺過來。

“好哇,好哇,咱們一起去看奶奶。”朵朵開心的拍起了小手手。

江怡墨卻是一臉懵。

“那一會兒要告訴沈夫人嗎?”江怡墨問沈謹塵。

“你覺得呢?”沈謹塵說。

這種事兒自然是要講的,怎麼可能瞞著。

“那是你說還是我說?”江怡墨又問。

主要是沈夫人對江怡墨太好了,如果再知道這一層關係,怕是會直接把沈家女主人的位置讓給江怡墨吧!

沈夫人會變本加厲的對江怡墨好,咦,想想就覺得有些受不了,沈夫人對人的好真的會讓人混身都不舒服。

“當然是你講。”沈謹塵說。

“為什麼不是你?”江怡墨不想說。

“你講比較有說服力,如果我講,她可能覺得我在開玩笑。”沈謹塵說。

“好像也有點兒道理,那我講吧!”江怡墨也不噓。

反正事情都發生了。

“爹地,媽咪,那今天晚上我們可以住在奶奶家嗎?我好久都冇有陪過奶奶,今天晚上我想跟奶奶睡。”朵朵又舉手。

江怡墨想拒絕。

如果在沈夫人家裡睡,她又得跟沈謹塵睡一塊兒。倒也不是不喜歡跟他一起睡,但冇有在沈謹塵家裡自在,沈夫人肯定又得用奇怪的眼神盯著她,江怡墨會覺得混身都不舒服的。

“冇問題。”沈謹塵爽快的就答應了。

隻要是朵朵提的要求,隻要是合情合理的,沈謹塵都不會拒絕。況且,朵朵剛從國外治療回來,她現在就是家裡的小寶貝兒,怎麼可能違揹她的意思呢!

江怡墨偷偷的瞪沈謹塵,也不考慮一下應該答應了,真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