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嗯,朵朵知道。”朵朵乖乖的點頭。

沈夫人明明隻是一句特彆簡單的話,可是她說得無意,聽的人卻聽進去了,尤其是沈謹塵。

他一直知道自己不是朵朵和軒軒真正的爹地,那個男人是其它人。所以,還是親爸爸好嗎?那個男人回來後,朵朵和軒軒都會選擇他嗎?

沈謹塵心頭一緊,感覺不太妙的樣子。

“你怎麼了?”江怡墨看了看沈謹塵,發現他站在客廳裡半天也不坐下,而且整個人都特彆的僵硬。

“冇事。”沈謹塵搖頭,他這才坐了下來。

廚房裡的傭人走了過來。

“夫人,晚飯已經準備好了,是現在開始上菜嗎?還是再等一會兒。”傭人問。

“上吧!”沈夫人點頭。

傭人開始張羅了起來。

沈夫人抱著朵朵去餐桌前坐好,沈謹塵,江怡墨,軒軒也一塊兒過去,大家都圍在一起坐了下來。

桌子上有滿滿一桌子的菜,都是沈夫人親自準備的,中間還擺放著一個超級大的蛋糕,好幾層的那種,根本就吃不完。

“朵朵,軒軒,生日快樂,快許願吧!”沈夫人讓傭人把燈先全部滅掉,點亮了蠟燭。

朵朵和軒軒今天在家裡已經過了一次生日了,他倆也許過願了,現在又要再許一次,但他倆臉上的笑真的好開心,好甜呀!

大家看著他倆,都會被他們的幸福所感染著,都會不知不覺的想要笑起來。

“朵朵,軒軒,這是奶奶給你們準備的生日禮物,生日快樂。”沈夫人送上了他的禮物。

朵朵和軒軒當場就拆開了,小朋友嘛,就是這個樣子的,特彆喜歡拆禮物。

到了切蛋糕的環節。

蛋糕是朵朵搶著去切的,她先給奶奶切了一塊兒,再給爹地切了一塊兒,然後再分給哥哥一塊兒,再幫媽咪切了一塊兒。

所有人都很好奇,為什麼朵朵把媽咪放在了最後,搞得大家以為朵朵把江怡墨給忘了,都替她捏了一把汗。

直到最後大家才明白朵朵有多用心,她知道媽咪奶油過敏,就用小勺子把蛋糕上的奶油全部都刮乾淨,隻是讓媽咪吃蛋糕而已。

“媽咪,你現在可以吃了,這樣就不會過敏了。”朵朵把自己弄好的蛋糕舉在江怡墨麵前。

江怡墨看後,真的好感動,連她都冇有想到的問題結果朵朵卻想到了,可以看得出來,她在朵朵心裡的位置有多重要。

“朵朵真乖,謝謝朵朵。”江怡墨接過蛋糕,眼淚都要掉下來了。

這是比談成一個大單子還要有成就感呀!

而此時。

沈夫人臉上的表情卻是驚訝的。

“朵朵,你剛纔叫小墨什麼?”沈夫人問。

這個稱呼,真是讓沈夫人意想不到呀!朵朵剛纔叫江怡墨媽咪?確定不是她耳朵出了問題嗎?

“媽咪呀?”朵朵非常驕傲地說著。

“媽咪?”沈夫人還是有些懵。

就算小墨會跟謹塵結婚,但也是以後的事兒。但朵朵這麼早就改了口好奇怪,而且朵朵不是一直都不喜歡小墨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