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現在卻是變得最快的,真的是太讓人覺得不可思議了。

“對呀。”朵朵立馬站起來,走到江怡墨的身邊,把腦袋靠在她的懷裡:“她就是我的媽咪呀?如假包換的,不是後媽,是真正的媽咪喲!”

朵朵很驕傲,因為她覺得自己現在的親媽咪非常非常的了不起,非常非常的好。朵朵真的好喜歡呀!

“親媽咪?”沈夫人更懵了。

沈夫人看了看江怡墨,又看了看沈謹塵:“到底怎麼回事兒?”

額!!

江怡墨在想,同樣的事情她真的要在一天之內解釋四次嗎?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她也太心累了,但現在也不得不跟沈夫人解釋清楚。

“沈阿姨,要不我們出去走走吧!”江怡墨說。

“好。”沈夫人立馬就站了起來。

“你們先吃著。”江怡墨把朵朵抱起來放在椅子上坐好,她跟沈夫人去了院子裡。

現在天色已經黑了下來,但院子裡有很多的路燈,還是很亮的。周圍都栽了好多的花花草草,空氣裡也是花香。

“小墨呀,到底是怎麼回事兒?剛纔朵朵三兩句的斱把我給說懵了,你跟我講講吧!”沈夫人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

江怡墨停了下來,把事情的經過從頭到尾的又說了一遍,沈夫人這回算是聽明白了,臉上的表情也不淡定了,她抓住江怡墨的手。

“所以,都是江雨菲搞的鬼,是她害了你呀!”沈夫人突然好後悔呀。

以前她對江雨菲可不是一般的好呀!真的是把她當成沈家的兒媳婦看待,隻要江雨菲有任何的委屈,沈夫人絕對是站在她那邊的。

甚至後來還幫江雨菲對付過小墨,現在想起來,沈夫人覺得當時的自己真的好壞呀!最該被打的人是江雨菲呀,那個女人太狠毒了,這種事情都乾得出來。

“小墨呀!阿姨以前對不起你呀!我真是冇有想到你受了這麼大的委屈,原來你纔是朵朵和軒軒的媽媽呀!”沈夫人拉著江怡墨的手,眼淚都掉了下來。

沈夫人多麼要強的一個女人,怕是她這輩子也冇有哭過幾次吧!

現在她可以在江怡墨麵前掉眼淚,就說明她對當時做的事情真的很後悔,而且她以前還不止一次的為難江怡墨。

現在想想,真的是很不應該呀!而這一切的一切,都是江雨菲那個女人乾的好事兒,如果讓沈夫人知道江雨菲那個女人在哪兒的話,肯定不會放過她的。

江怡墨用她的手幫沈夫人把眼淚擦掉,小墨纔不會怪沈夫人呢!而且沈夫人對她這麼好,就像是自己的媽媽一樣。

江怡墨很小的時候媽媽就冇了,現在看到沈夫人就像是看到了自己的媽媽,她很渴望能有一個愛自己的媽媽。

“阿姨,事情都過去了,而且江雨菲也得到了報應,她已經從懸崖上跳下去了,也算是她自作自受了,以後我們都不提這件事情了,好不好?”江怡墨說。

“江雨菲死了?”沈夫人倒是一臉的震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