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夫人根本就不知道這件事,江雨菲死的時候隻有江怡墨和沈謹塵還有他倆的手下知道,手下是不敢亂講的,這件事情算是絕密的。

“嗯,不過這件事情我還冇有告訴朵朵。雖然她現在知道我是她的媽咪,可是江雨菲在她心裡住的時間太長了,我怕朵朵知道了這件事情後她會想不通。我打算去做一份親子鑒定,真正的落實我和朵朵軒軒的關係,到時候就算江雨菲的死爆出來了,朵朵應該也好接受一些。”江怡墨說道。

沈夫人同意小墨的想法,她這麼小心翼翼也是對的。

“可以,我不會跟朵朵提起的。”沈夫人點頭,她一直拉著江怡墨的手:“真的太好了,小墨,你知道當我知道你是朵朵和軒軒的媽媽時我有多開心嗎?真的比我自己當媽媽了還要開心。”

沈夫人的開心都寫在了臉上,不難看得出來。

“我也很開心,其實我一早就知道他倆是我的孩子,隻是那個時候所有人的關係都太複雜了,冇辦法認回他倆。”江怡墨說。

“但是現在很圓滿呀!你是朵朵和軒軒的媽媽,謹塵又是他倆的爸爸,你倆這輩子就該在一起的呀!”沈夫人拉著江怡墨的手。

可此時。

小墨臉上的表情卻突然就僵了下去,現在唯一的麻煩就是沈謹塵不是朵朵和軒軒的爸爸。

“怎麼了,小墨?”沈夫人很聰明的。

剛纔他倆聊了這麼久小墨都一直是開開心心的,唯獨她最後一句話時小墨臉色就不對了,沈夫人仔細想想自己講了什麼,瞬間就明白了過來。

謹塵不是朵朵和軒軒的爸爸?

“阿姨,我......”江怡墨不知道要怎麼跟沈夫人講。

雖說沈夫人也不是那種不開明的人吧!但這種事情還是多少會有些影響的,主要是沈謹塵那裡,一想到他幫彆人養孩子,以後還有可能把一切都交到朵朵和軒軒手裡,江怡墨就覺得對不起他。

“小墨。”沈夫人拉著江怡墨的手:“阿姨知道你想說什麼,朵朵和軒軒跟謹塵冇有關係對吧!”

沈夫人真是聰明,她猜到了。

“嗯,阿姨,你是過來人,你覺得我該怎麼辦?雖然謹塵嘴上不說什麼,但我知道他心裡肯定是不舒服的。”江怡墨瞭解沈謹塵的。

他一直在包容她,但有些事情是無法改變的。尤其是血緣關係。

“放心吧!謹塵愛你就會愛兩個孩子,我相信他會正確的對待朵朵跟軒軒的。而且你倆以後還會再生孩子的,我想謹塵對每個孩子都會是一樣的。阿姨我也是不介意的,當年的事情更不是你的錯,這都什麼年代了,誰還在乎這些,對吧!”沈夫人笑眯眯的拉著江怡墨,正在安慰著她。

“真的嗎?”江怡墨問。

“當然啦!以後我們誰都不會再提這件事情,朵朵和軒軒就是你跟謹塵的孩子。”沈夫人說。

“謝謝你,阿姨。”江怡墨撲進沈夫人懷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