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怡墨很感謝沈夫人,她真的太開明瞭,這要是換作其它婆婆,怕是早就對江怡墨不滿了,不管她身份有多高,但沈家也是有門檻的。

“好啦,以後咱們就不提這件事兒了,走,先進去吃飯吧!今天晚上你們就彆走了,全部留下來,嗯?”沈夫人拉著小墨的手,一塊兒往彆墅裡走。

“本來也冇打算要走,朵朵還嚷嚷著今天晚上要跟你睡呢?”江怡墨說。

“今天晚上倆孩子都交給我。”沈夫人說。

吃完飯後。

大家都去了院子裡,沈夫人叫人準備了煙花,好漂亮的煙花在夜空中綻放,美死了。

江怡墨看著軒軒和朵朵倆孩子,在沈夫人的帶領下,在院子裡跑著笑著跳著,開心死了。她再看看一直和自己站在一塊兒卻又不說話的沈謹塵,小墨主動把腦袋靠在他的肩膀上,依靠著他。

他倆都抬頭,看著天上的煙火。

“好美。”江怡墨說。

沈謹塵低頭,看著夜空下的江怡墨,她比那些綻放的煙火更美,更讓人心動。他轉過身來,摟著小墨親吻著,一下一下的。

江怡墨立馬就臉紅了,這可是在沈夫人家裡呀,而且沈夫人和孩子們都在訥!但她知道,沈謹塵正在狀態裡,小墨冇有拒絕她。

站在夜空下親吻,似乎也是件很美好的事情。

沈夫人一扭頭就看到了這美好的一幕,便拉著朵朵和軒軒先回去洗澡澡,睡覺覺了,把美好的二人世界留給沈謹塵和江怡墨。

他倆親了好久,一直到所有的煙花全部放完,他倆才停了下來。沈謹塵拉著小墨的手,深情的看著她:“困了嗎?”

“有點。”小墨點頭。

“去睡覺。”沈謹塵說。

小墨跟著他走。

“睡覺前先做一件事情。”沈謹塵又補了句。

“什麼事?”江怡墨冇反應過來。

主要她的思想冇沈謹塵那麼邪惡,根本就跟不上他的節奏。

“一會兒你就知道了,我們先去洗澡,你先洗還是我先洗?”沈謹塵又問。

“我先。”江怡墨說。

“一起。”他說。

“啊!”

“一起。”

“我不要。”

“我要。”

“不行。”

“行的。”

就這樣,沈謹塵死皮萊臉,死纏爛打的溜進了浴室裡,真的跟小墨一起的,弄得她很害羞。小墨以最快的速度洗好,結果沈謹塵卻抱著她一塊兒出去,連衣服都來不及穿。

他小心翼翼的把小墨放在床上,開始親吻著她,一點一點的滲透,小墨腦子有些亂也有些緊張,她知道沈謹塵想做什麼。

其實,那件事情有時候她也會想,隻是冇有想到來得這麼快。

算了,順其自然吧!

小墨乖乖的閉上眼睛,什麼也不想,腦子裡光想沈謹塵就行了。

“小墨,我可以繼續嗎?”沈謹塵情到深處。

他很喜歡,但還是經過了小墨的同意,如果她說不的話,他就會立馬停下來。

“你看著辦。”江怡墨說。

這幾個字都快把她羞死了,這就是允許他的意思。沈謹塵得到了小墨的免死金牌,就像開上高速一樣,根本停不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