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怡墨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她在笑,努力的微笑。

“BOSS。”小花小袁小壯異口同聲地喊。

“走吧!你們的任務完成了,錢和所有的承諾會在一個小時內,打到你們的帳上。”江怡墨笑了笑,她大步往彆墅外麵走。

經過客廳時,她停了停,對沈夫人和江雨菲說了句話。

“沈謹塵醒了,他要喝粥。”

她走了,就這樣離開,很灑脫,因為她是江怡墨,她有自己的目地和決心。她不想做個優柔寡斷的女人,太感情用事隻會像五年前一樣,被江雨菲陷害,被她關起來足足十個月,過著暗無天日的日子。

江怡墨站在彆墅外麵,仰著天空深深的吸了口氣,外麵的空氣很新鮮,可她竟然有些不適應了。

“江大BOSS,我親愛的江大BOSS,你可算是玩兒夠了。”

徐風撲過來,直接把江怡墨抱了起來。太好了太好了,他終於不用一個人去公司麵前那麼大的壓力了,最近老有人問他,江總呢?怎麼冇看到她呀!

徐風每天都要找不同的藉口解釋,關鍵還得讓人相信,太難了,太難了。

“走吧!”江怡墨笑了笑,坐上了車。

徐風開車,離開了這裡。江怡墨回頭最後看了一眼,內心竟是種空蕩蕩的感覺。

“江總,你不知道,這段時間我有多辛苦,每天上班跟做賊似的,生怕有人問起你來,幸好我機靈都應付過去了。”

徐風話很多,他第一次看到江怡墨親切成這樣,像親人一樣。

“江總,幾天不見,我感覺你變漂亮嘍!”

“江總,一會兒到公司,咱們先開會還是處理檔案,我這兒有幾個大顧客你要不要親自去見見?”

徐風在開車,他不停的講話,真的憋了一肚子的話題要跟江怡墨講。

可坐在副駕駛的江怡墨卻半個字冇有聽到,隻覺得有隻蒼蠅在耳朵嗡嗡嗡的飛,很吵,吵得她直接往後一躺,閉上了眼睛。

徐風撇了眼,震驚。

平時大BOSS不這樣呀!她不是挺愛開玩笑嘛,尤其是私底下,根本不嚴肅的。

現在怎麼感覺她心事重重的?難道是在沈家的時候被人刁難?

也對,肯定會被刁難,誰讓她好好的大BOSS不當,跑去給人當傭人還被人使喚呢!財神爺也有被人呼來喚去的時候,她不鬱悶誰鬱悶?

反正徐風心情超好,看到大BOSS就跟看到親媽一樣親切,開車直接回公司。

江怡墨懶洋洋的往集團裡走,這兒冇變,可江怡墨的心情變了,連走路都冇有平時霸氣了,就好像幾天時間她經曆了歲月蒼桑一般,整個心境都不一樣了。

徐風有很明顯的感覺,BOSS變了。

沈家彆墅裡!

江雨菲端著熱騰騰的粥去了沈謹塵的房間,明明她腰有傷還在這裡想要照顧人,無非就是想在沈謹塵麵前好好表現。反正江怡墨那個賤人也趕走了,現在想再回來怕是冇有機會,隻要江雨菲把心思都放在自己男人身上,他倆的婚姻就還能維持,隻要不離婚,她就冇什麼可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