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時。

沈謹塵的雙手從小墨的腰間拿開,落在了她的肩膀上,他正在幫小墨按摩。手法看起來還不錯,按得小墨超舒服的。

“我趴著你按。”江怡墨自己趴在了床上。

因為她真的超累的嘛,所以就想好好的享受一下。沈謹塵幫小墨按著,從脖子一直往下,隻要是能按的地方他都不會放過。

按到小墨的腰時,她突然就翻了過來。

“不用了,我不累了。”江怡墨說。

她的腰不能隨便亂碰,還有她的耳朵,都是小墨身上不能碰的地方,但這些她冇有告訴沈謹塵,隻是她的臉現在很紅,其實是個男人都猜得到的,沈謹塵自然也可以猜得到。

“那你今天還用去上班嗎?還是我送你回家休息。”沈謹塵問。

江怡墨立馬就彈了起來:“當然是上班了,我還要掙小錢錢呢!”

“財迷。”沈謹塵說。

他倆橫看豎看也不像是缺錢的,怎麼小墨就這麼喜歡掙錢的感覺?

“我這不是財迷,我隻是喜歡錢但不貪,難道你不覺得掙錢是件特彆有成就感,特爽的事情嗎?”江怡墨一邊說一邊起床。

沈謹塵大長腿一邁跟著小墨一塊兒下去,在小墨換衣服時他又從後麵抱住了她的腰,好粘人的和她貼在一塊兒。

“讓我爽的隻有一件事情。”沈謹塵貼在小墨的耳邊,聲音低沉又沙啞,他又在開車了,隻是江怡墨還冇有反應過來。

“什麼?”她回頭,看著落在自己肩膀上的沈謹塵的臉,他倆離得好近呀,沈謹塵腦袋往前一伸便親到了小墨的唇,甜絲絲的,像山中的甘泉一般,真解渴。

“和你一起......”沈謹塵的尾音拖得有些長,而且後麵還有幾個字冇有講出來。

他不用講,正常人都懂的。

刷的一下,江怡墨的臉直接就紅掉了。

大清早的,剛纔他倆已經在床上膩了好久,現在穿個衣服沈謹塵還要開車,他現在真的成了老司機呀,動不動就開車。

可江怡墨平時再強也是女人,她內心也是住著一個小公主的,老是在她麵前講這種話她會特彆的害羞。

這時。

江怡墨直接把腳抬了起來,然後重重的往下落,雖然她現在是光腳但踩在沈謹塵的腳背上還是彆有一番滋味。

疼得他直接就鬆開了小墨,偏偏還不能還手,疼也隻能乾疼著。小墨非常驕傲的站在鏡子前換衣服,沈謹塵忍著疼,伸手越過小墨的頭頂在衣櫃裡拿了一套跟她身上的衣服顏色接近的衣服換上。

倆人同時站在鏡子裡,看著鏡子裡的他們。彆說,還真的挺般配的,江怡墨故意把腦袋往沈謹塵這邊靠。

“他們都說夫妻相夫妻相,你說咱倆長得像嗎?”江怡墨對著鏡子裡的沈謹塵眨眼睛。

沈謹塵也盯著鏡子裡,正在對自己撒嬌賣萌裝可愛的小墨,然後便是伸手捏了捏她的小臉蛋兒。

“我覺得很像,以後會越來越像。”沈謹塵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