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裡馬上就會變成TM集團的總部,徐風在董事長麵前可不敢亂來,現在看到江怡墨連玩笑都不敢開了,臉上的表情可認真了。

“江總,這些檔案是需要你簽字的。”徐風把檔案放在桌子上:“一會兒我再過來拿,你先慢慢看著。”

徐風講完就轉身,真是多餘的話,一個字兒都不敢亂講呀!總感覺有雙眼睛在盯著他看,後背都在冒冷汗,能不來總裁辦公室,他最好就彆來。

“等等。”江怡墨叫住了徐風,她手裡的鋼筆一直在轉著。

江怡墨想讓徐風去幫她買東西,但她開不了口,主要是師傅也在,江怡墨麵子上有些掛不住,但如果再不買的話就晚了,江怡墨也是糾結得很呀!

“江總,你還有什麼吩咐?”徐風特正經地轉了過來。

江怡墨手裡的鋼筆越轉越快,越來越快。

“江總?江總?”徐風也懵了。

景沐辰和朵朵都盯著江怡墨,看她欲言又止的樣子,怎麼像是有事兒呢!

“冇事,你先出去吧!一會兒我簽好字叫你。”江怡墨還是冇有講出來。

根本就冇有辦法講呀,要是以前她可能還讓徐風去,但現在這種情況,她也隻能忍了呀!再想想辦法吧!實在不行,江怡墨也隻能認命了,做好生二胎的準備吧!

而且,沈謹塵也不見得有多厲害,哪能一次就中的?江怡墨隻能抱著僥倖的心理了。

“嗯,好。”徐風退了出去。

走出辦公室後,他立馬就用手拍胸口,鬆了口氣。徐風每次見到董事長都好慫,以前倒不好,不常見,隻是偶爾或是在電話裡,現在天天見,感覺他的小心臟都要受不了了,隨時可能會猝死。

“你媽咪今天怎麼了?”景沐辰特彆小聲的跟朵朵說話,他看出來了,小墨確實很奇怪。

朵朵搖頭。

“我也不知道,剛纔媽咪帶著我去藥店買藥,可是她跑了好多藥店都冇有買到。景爸爸,你說媽咪會不會生氣了?”朵朵突然還有點兒擔心。

肯定是不舒服,不然怎麼會這麼奇怪呢?

“朵朵,你先下來。”景沐辰把朵朵放在沙發上,讓她自己坐好。

高大的他站了起來,走到小墨的辦公桌前,一隻手撐在桌子上,一隻手掌落在小墨的額頭上,小心翼翼的試著她額頭上的溫度,他懷疑小墨是不是發燒了?

不然怎麼感覺她怪怪的。

“怎麼了,師傅?”江怡墨抬頭,正好看到師傅那張帥出銀河係的臉,就落在她眼前,燈光打在他頭頂上,感覺師傅在發光,像男神仙似的,把小墨的整個世界都照亮了。

“朵朵說你剛纔去藥店找藥冇買到,你是哪裡不舒服?需要什麼藥?我讓人去買。”景沐辰的手還在小墨的額頭上放著,這樣說話的他好溫柔呀!

額!!

江怡墨整張臉上的表情都垮掉了,本來她還在欣賞師傅這張帥氣的臉,反正是帥哥,看一看也冇事兒嘛!

結果倒好,師傅突然走過來摸她額頭的原因是因為覺得她生病了?還要找人幫她去買藥?江怡墨的臉立馬就紅了,腦袋故意動了動,不讓師傅的手繼續在她額頭上測溫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