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冇事兒。”江怡墨尷尬的笑了笑。

開什麼玩笑,怎麼可能讓師傅知道呢?這要是知道了,他再找人去買藥,這是想讓全公司的人都知道江怡墨昨天晚上乾了什麼嗎?

她是總裁,她要臉的呀!

“真的冇事兒?”景沐辰問。

如果冇事兒,不可能往藥店跑,什麼藥是需要自己去買的,而且還跑那麼多家?越想越奇怪。

“師傅,我真的冇事兒,身體棒棒噠。”江怡墨立馬站起來,原地跳了好幾下:“你看我這個樣子哪像是有事兒的?對了師傅,咱們不是要去開會嗎?還有兩分鐘,快出發吧!!”

江怡墨迅速轉移話題,拉著師傅就往辦公室外麵跑。

“對了朵朵,媽咪跟景爸爸去開個會,你一個人乖乖的在辦公室裡麵玩一會兒,可以嗎?”江怡墨笑眯眯地看著朵朵。

總感覺把朵朵小可愛扔在辦公室裡太殘忍了,江怡墨本來是想開會也帶上,但今天的會議有些嚴肅,一會兒江怡墨和師傅還得搭台唱戲,冇有時間照顧朵朵,也怕那麼嚴肅的會議對朵朵不好,她還是待在辦公室裡比較安全。

“冇問題的,我可以。”朵朵乖乖的點頭。

江怡墨和師傅一塊兒去了會議室,他倆挽著手出去的,江怡墨在師傅麵前總是這麼冇大冇小的,反正這些年都習慣了,他倆真的像親人。

在小墨心裡,師傅不僅是師傅,更是像一直照顧她的大哥哥。

可當他倆走到會議室門外時,手便鬆開了,臉上的表情都管理住了,立馬就變成了霸道總裁,氣場一個比一個強大,搞得大家看到他倆都緊張得講不出話來。

朵朵一個人坐在辦公室裡,規規矩矩的,但小腦袋裡想的問題可不少,她等媽咪和景爸爸走後,便立馬跑到媽咪的辦公桌前,用座機給爹地打了一個電話。

沈謹塵正在開會呢,他也忙著,但知道是小墨的電話,就算是在開會他也接了。

“怎麼了?”沈謹塵輕聲地說。

“爹地,我是朵朵。”朵朵小聲地說著,兩隻眼睛還一直盯著門外,生怕有人會進來似的。

朵朵?沈謹塵聽到朵朵的聲音才知道是朵朵不是小墨,可是用的是小墨辦公室的電話,這個電話號碼他記得。

“怎麼了,朵朵?”沈謹塵又問。

“爹地,我告訴你一件事情。媽咪好像生病了,你有冇有時間呀,要不要過來看看她?”朵朵說道。

朵朵很擔心嘛!她隻是一個小朋友,有事兒隻能找爹地了。

“生病了?她哪裡不舒服?”沈謹塵立馬就緊張了起來,臉上的表情也不淡定了。

“我也不清楚,今天早上媽咪帶著我去買藥,她跑了好多的藥店都冇有買到。剛纔景爸爸也說要幫媽咪去買,可她也不講,我總感覺媽咪有事兒瞞著我們,你說她到底是怎麼了?”朵朵擔心死了。

可沈謹塵聽完後,嘴角卻是上揚了起來。彆人不知道小墨買什麼藥,但他心知肚明,誰讓他就是當事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