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公,聽說你醒了想要喝粥,我親手給你熬的,你嚐嚐看味道怎麼樣。”江雨菲聲音甜美,笑得也很甜。

躺床上的沈謹塵卻是一臉詫異,送粥的人不應該是江怡墨嗎?為什麼變成了江雨菲?

他的心直接從雲端掉到了穀底,怕是再也爬不起來了。

“怎麼是你?”他很直接的問。

江雨菲當然明白沈謹塵這句話的意思,但她假裝不知道,而是坐在床邊,把沈謹塵扶起來靠在床頭,嫻熟的端著粥幫他先吹吹。

“我是你老婆,給你熬粥很奇怪嗎?還是你還在生我的氣?老公我知道錯了,我不該跟你鬨,我有很多不對的地方,我向你保證,以後一定乖乖聽你的話,做你的好老婆,你就大人不計小人過,彆計較了嘛,好不好?”江雨菲開始撒嬌。

這是她慣用的招式。

“江怡墨呢!”沈謹塵直接問。

他想知道,江怡墨說去給他拿粥,為什麼來的人是江雨菲,江怡墨去哪裡了,那個讓他心心念唸的女人去哪裡了?

“她呀!走啦!”江雨菲講得很隨意。

就好像江怡墨是個可有可無的垃圾,扔就扔了,不痛不癢的,她哪知道江怡墨對於沈謹塵來有多重要。

“走了?”他不信,連眼睛都彷徨了,變得很無助。

是她說去拿完粥回來就守著他,陪著他,難道她忘了是誰不要命的跳樓救她嗎?怎麼可以一走了之?沈謹塵不相信她是個絕情的女人。

“對呀,江怡墨拿了媽給的五百萬,然後走了呀!她可是心甘情願拿的錢,當時媽還讓她自己選呢,是想做你的女人,無名無份的陪著你,還是拿五百萬走人,江怡墨二話不說直接拿錢走掉了呀,她當時還在偷著樂呢!”江雨菲故事編得很完美。

“五百萬?”

沈謹塵的表情像哭又像笑,他從來冇有這般複雜過。

他沈謹塵的感情真的就隻值五百萬嗎?那個女人可真是夠蠢的,真要跟了他,何止這五百萬?五百億也隨便她花呀!

愚蠢致極!

沈謹塵第一次對女人動心,可他的真的現在餵了江怡墨,不對,是餵了狗。

可即便是餵了狗,起碼狗還會對他搖頭擺尾,那個女人倒好,拍拍屁屁就走掉,她還在笑?

噗嗤!

沈謹塵當場氣得吐血,口腔裡的鮮血噴了江雨菲一臉,還毀掉了她手裡的粥,沈謹塵倒了下去,病得更重了。

“謹塵,謹塵?你怎麼樣了?”

“來人呀,來人呀,快去叫醫生過來,來人呀!”

江雨菲扔掉碗,扶著沈謹塵,眼淚刷刷的往下掉。

她掉的不是心疼的淚,而是痛恨的淚水。沈謹塵為了江怡墨氣得當場吐血昏倒,可他卻連正眼都從未瞧過她,就因為他們是聯姻嗎?

當初,他本就不情願娶她。偏偏她還不能生孩子,自己一步步算計到今天,奪了江怡墨的孩子才勉強在沈家站穩腳跟。

本以為能高枕無憂的當沈太太,卻因為江怡墨的出現,一切全部打破,更加荒唐的是,沈謹塵竟然還喜歡上了江怡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