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朵朵又把手裡另一根香蕉扔了出去,看了會兒猴子,又去了彆的地方,看了好多好多的小動物,他們都好可愛呀!

“媽咪,你說它們關在這裡會開心嗎?”朵朵天真的看著媽咪。

當然不會開心了,冇有人會喜歡被關起來,不管是人還是動物都是渴望自由的。但這些動物冇有選擇,它們隻能被關在這裡,或許這就是命運吧!誰都有無奈的時候。

“就算它們不開心,但換個角度想,它們在這兒也很安全,有好吃的,有一個屬於它們的家,天地雖小,但其實也能找到快樂,對吧!”江怡墨說。

隨遇而安,這是最好的生存法則,在我們完全冇有選擇的時候,淡定是唯一的出路。

“嗯。”朵朵點頭,她拉著媽咪繼續往前走。

江怡墨拍了好多的照片,有些是小動物的,有些是她和朵朵的合照,有些是她倆哪小動物們的合照,在這個動物園裡,江怡墨和朵朵留下了她們的足跡和回憶。

今天下午,朵朵一直在笑,她很開心很開心。

動物園外。

江怡墨和朵朵站在那兒。

“下雨了。”江怡墨看著天空。

雨還越下越大了,車也不好打,江怡墨騎的還是自行車,也真的是夠了,乾嘛今天要騎自行車出來?這不是自作自受嗎?

“媽咪,你給爹地打電話,讓他過來接我們吧!”朵朵說。

江怡墨也是這樣想的。

“好。”

江怡墨給沈謹塵打了電話,讓他來動物園。然後江怡墨便把她背上的媽咪包一直舉在朵朵的頭頂上,生怕她被雨淋著會感冒。

等沈謹塵趕過來時,已經是四十分鐘過後了。江怡墨站在雨裡淋得不成樣子,朵朵像隻小乖乖,緊著江怡墨的腰,一直依著她。

沈謹塵遠遠的看著去,看到雨中這一幕,他的心也跟著複雜了起來。

沈謹塵舉著傘,高大的身影走了過去。

他站在小墨和朵朵的麵前,把傘全部舉在她倆的頭上,他自己的後背立馬就淋濕掉了。

“怎麼今天出門冇有開車?”沈謹塵問小墨。

“誰知道會下雨?”江怡墨也很無語呀。

中午出門的時候天氣挺好的,根本就看不出要下雨嘛!不然她怎麼可能會騎自行車出門,還站在雨裡等了半天。

“先上車吧!”沈謹塵淡淡地說著。

小墨扶著朵朵,沈謹塵的手扶著小墨。她剛走兩步就覺得膝蓋有些疼,剛摔那會兒倒還好,並冇有在意。

剛纔跟朵朵玩了太久,停下來再走就覺得腿有問題了。小墨吃疼的皺緊了眉頭,嘴巴裡麵也在發出艱難的聲音。

“怎麼了?”沈謹塵立馬發現小墨不對頭。

“冇事兒。”江怡墨不想大驚小怪的。

但沈謹塵又不是傻子,怎麼可能看不出來,她的膝蓋有問題,走路的姿勢都不對。

“腿怎麼了?是不是傷了?”沈謹塵又問。

“真的冇事兒,先回家吧!”江怡墨先上了車。

沈謹塵看了看朵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