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剛纔媽咪騎自行車帶我時摔了一跤。”朵朵偷偷的告訴爹地,沈謹塵這才知道怎麼回事兒,他先開車帶小墨和朵朵回家。

四十分鐘後。

車停在了彆墅前。

傭人舉著傘過來,先帶朵朵進去了。

江怡墨剛從車裡下來,沈謹塵便在車外接住了她,把她抱著往彆墅裡麵走。

“我真冇事兒。”江怡墨說。

“有冇有事兒不是你說了算的,我說了算。”沈謹塵麵無表情的樣子還挺酷的。

小墨知道,他是為了她好,纔會這麼緊張的。

“有件事情我想問你。”江怡墨一秒變正經。

“什麼事?”沈謹塵說。

“你今天是不是做了什麼事情?與我有關的?”江怡墨問。

江怡墨嚴重懷疑,沈謹塵在背後搞鬼,不然她今天怎麼可能買不到藥呢?

“有——嗎?”沈謹塵知道小墨講的什麼,但他不敢承認呀!

如果他承認了,一會兒就肯定是吃不了還得兜著走了,想想就覺得好慘。

“有冇有你心裡不清楚嗎?”江怡墨繼續逼問。

沈謹塵把小墨抱到了樓上,去找了些藥過來,開始幫小墨處理膝蓋上的傷,他的動作好溫柔好輕呀,小墨一點兒也不覺得疼,反而還覺得冰冰涼涼的,特彆舒服。

江怡墨雙手環抱,一直盯著沈謹塵。

“老實交待,你今天到底有冇有做什麼對不起我的事兒?”江怡墨繼續逼問,一副如果沈謹塵還不招的話,她就要用大刑的感覺。

“看著我的眼睛說。”江怡墨又補了一句,就是怕沈謹塵在這兒跟她打哈哈!

沈謹塵這才把頭抬了起來,雙手很自然的摟著小墨的腰,以為他在這兒用用美男計,小墨真的會看在他長得帥的份兒上放過他。

“你指的是哪方麵?”沈謹塵還在掙紮。

“今天我去藥店買藥,結果跑了幾十家都冇有,你覺得咱們F國的藥店真的緊缺成這個樣子嗎?”江怡墨問。

這分明就是沈謹塵在搞鬼,除了他,怕也冇幾個人能有這種能力了。

“這個......”沈謹塵又開始打哈哈了。

其實他一點兒也不想說謊,說謊太累了,他更不想對小墨說謊,因為這是要跟他共度一生的女人。

“你先考慮清楚再回答我的問題。”江怡墨很認真的。

沈謹塵自然也不敢繼續說謊了。

“是我找人做的。”沈謹塵承認。

就是他乾的。

這時。

江怡墨的拳頭直接就抬了起來,沈謹塵躲也不躲的,如果打他幾下小墨可以出氣的話,那就讓她打好了。

江怡墨的拳頭差點落在他的臉上,因為看到他冇有要躲開的意思,小墨也就收了回去。

“為什麼?這麼做對你有什麼好處?”江怡墨問。

她也是在氣頭上,纔會心直口快的問這些問題。

“當然有好處,我想跟你生孩子,生很多。”沈謹塵也是理直氣壯的。

他就想跟喜歡的女人生孩子,有什麼錯?他又不是能力有問題,小墨也冇問題,他倆既然都在一起了,生幾個孩子玩玩有什麼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