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

沈謹塵薄薄的唇已經落了下去,剛好就貼在了小墨的唇上,她的唇好軟呀,像吃糖一樣,甜絲絲的,隻是剛碰上混身都麻掉了。

果然,跟喜歡的人做喜歡的事兒,感覺總不太一樣的。

“爹地,媽咪,吃飯了。”

門外,是朵朵的聲音。她並不知道廚房裡正在發生著什麼,推開門就看到爹地在欺負媽咪,朵朵氣鼓鼓的看著爹地。

“爹地,你在做什麼?”朵朵問。

如果是爹地在欺負媽咪的話,那朵朵肯定會生氣的,她會衝進去按住爹地打。

但江怡墨和沈謹塵並不知道朵朵在想什麼,因為他倆是大人,想法要複雜一些,被朵朵這麼問,他倆都慫了。

“冇,冇什麼。媽咪眼睛裡掉了東西,爹地正在給我看。”江怡墨心虛地說著。

還好朵朵比較單純,她啥也不知道。如果是軒軒的話那就尷尬死了,軒軒上過學,平時看的東西也多,是騙不了的。

“哦,那媽咪你現在好了嗎?”朵朵又問。

天真的朵朵果然冇有懷疑,太棒了,江怡墨鬆了一口氣。

“已經好了,是飯做好了是吧!我們馬上就下樓吃,馬上就去。”江怡墨現在手心都是冷汗。

“嗯訥。”朵朵先下了樓。

江怡墨重重的鬆了口氣,兩隻小手手直接就往沈謹塵的胸口敲打,都是這個可惡的傢夥,這麼早就要辦事兒,現在好了吧!被朵朵看到了。

還好朵朵天真看不懂,不然江怡墨今天會把沈謹塵打殘的。

“都怪你。”江怡墨好氣。

“我的錯,我的錯。”沈謹塵趕緊道歉,一口親在小墨的唇上。

“本來就是你的錯。”

沈謹塵又親她,親著親著小墨的氣兒全部都消了。

“還氣嗎?”沈謹塵問。

如果小墨還生氣的話,那他就接著親,親到她說她想為止。

“你都這樣了,我還敢生氣嗎?”江怡墨還是厥著嘴巴,她不敢再生氣了,怕沈謹塵冇完冇了的親她,把她的嘴巴都親腫了。

不過嘛,被他親親的感覺還是蠻好的,每碰一下江怡墨的唇都會麻一下,然後從頭到腳連頭皮都開始麻了。

這種感覺,隻有沈謹塵才能帶給她。

“真乖。”沈謹塵的手落在小墨的頭頂上,輕輕的撫著,這是把她當成小動物了嗎?

江怡墨不太喜歡這種感覺,但如果是沈謹塵的話那就算了吧!偶爾當一個小女生也挺好的。

沈謹塵和江怡墨手拉手,一塊兒下樓吃飯。

朵朵和軒軒已經坐在那兒了,但他倆還冇有開始吃,要等人到齊了再吃。不過他倆聊得挺歡的,不知道在聊些什麼。

“兩個小寶貝兒,你們在聊什麼呢?”江怡墨笑眯眯的走過去坐下,本想跟孩子們多溝通,結果她這一問就後悔了,還不如啥也不講呢!

“冇什麼,我在跟哥哥講,剛纔爹地欺負你的事兒,可是哥哥不相信,還讓我以後不要講了。”朵朵覺得很奇怪。

江怡墨也尷尬了,沈謹塵倒是無所謂的,反正他現在臉皮越來越厚了,不在乎這些東西。軒軒更是把臉轉到了一邊兒,因為他都懂呀,而且朵朵冇有回來的時候,他天天在家裡吃狗糧,都快成為狗糧專業戶了,自然是比朵朵知道得多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