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且軒軒敢打賭,如果剛纔朵朵不上樓去的話,可能爹地和媽咪現在還冇有下來。

“朵朵,嚐嚐今天晚上的菜,我覺得應該會很好吃。”江怡墨趕緊給朵朵夾菜,真的很尷尬,尤其是那種事情被小朋友看到。

他們啥也不懂,還在這兒議論,真的超尷尬的。

“嗯。”朵朵乖乖點頭,吃了起來。

大家都正常的吃東西,江怡墨卻一直在用桌子底下的腳踩沈謹塵的腳,狠狠的踩,不踩他幾下,她消不了氣。

吃完飯。

大家都去院子裡麵逛了逛,然後纔去睡覺覺。

江怡墨回到臥室裡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直接把門給反鎖了,冇辦法,經過剛纔的事兒,她現在有陰影了。

如果再發生同樣的事情,江怡墨肯定會瘋掉的。

她轉身,正好看到沈謹塵在她身後,他的手往前一伸便撐在了牆上,把小墨包圍了起來,隻有一個很小的空間可以讓她活動。

“你乾嘛?”江怡墨弱弱的問。

她有種不好的預感,沈謹塵可能想大晚上的上高速。

“你這麼積極的鎖門,難道不是在暗示我快一點?”沈謹塵低頭,看著懷裡的江怡墨,她像一隻受了驚嚇的小兔子。

挺可愛的,讓他很有想法。

“我不是那個意思,你可能誤會了我。”江怡墨搖頭。

“我是那個意思就夠了。”沈謹塵低頭,吻住了還想說話的小墨。

她被他抵在門上,整個人都動彈不得,連呼吸都不是自己的,完全跟著沈謹塵的節奏來,江怡墨整個身體都被他控製住了。

等等。

江怡墨突然發現哪裡不對。

老沈這是要在這裡嗎?明明床離他倆不遠,為什麼不像之前那樣?

“謹塵,我......”江怡墨剛想說話。

沈謹塵腰間一動,她便立馬貼在了門上,腦子嗡嗡嗡的,像是進了小蜜蜂似的。然後就冇有辦法了,這一步她冇辦法拒絕,隻能羞羞的站在那裡。

許久。

一切都結束了,江怡墨腿也軟了,有些無助的看著他。

沈謹塵抱起江怡墨:“累了吧!”

超累的,累得她都不想說話了,倒在床上就睡著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應該很久很久了,因為窗外的陽光都變亮了,現在肯定是早上,江怡墨睡得迷迷糊糊的,但她感覺有人在對她動手動腳。

緩緩的睜開眼睛,便看到了沈謹塵,他在親她。

“你乾嘛?”江怡墨現在混身還疼著呢?結果他又在這兒動手動腳,大清早的,這是想折騰個什麼勁兒呀!

“剛纔做了一個夢。”沈謹塵說著,繼續親小墨。

等等。

他做了一個夢,跟親她有關係嗎?這兩者之間到底有什麼關係?

“你夢到什麼了?”江怡墨問。

“你。”

沈謹塵在小墨耳邊喃喃地說著,聲音好細好溫柔,簡直讓人拒絕不了。接下來,沈謹塵又做了一件讓他和小墨都非常愉快的事情。

過程是很美好,可結束後江怡墨卻是惆悵的,她現在整個人都要散架了,再這麼下去的話,怕是她得廢在沈謹塵手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