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讓沈謹塵知道兩孩子也是江怡墨的,那江雨菲還有什麼地位?她肯定會被一腳踢開,淪落為喪家之犬。

她不甘心,一百個不甘心,無論如何,隻要她不死,就會好好的守住沈太太的位置,誰都可以來坐,唯獨江怡墨不行。

彆墅裡!

亂成了一鍋粥,大家都在那跑了起來,進進去去的,就因為江雨菲喊了一嗓子。

朵朵抱著洋娃娃走進來,她站在床頭,看著爹地的被子上全是血,爹地躺在床上也不說話,媽咪哭成了淚人,朵朵的天也塌了,她不會表達隻會哭,一個勁兒的在江雨菲耳邊哭。

“你哭什麼?你有什麼資格在這裡罵?”

江雨菲氣不過來,她一把推在朵朵身上,把脾氣往朵朵身上發,現在隻要看到倆孩子她就會想到江怡墨那個死賤人,江雨菲根本冇辦法好好愛這倆孩子。

朵朵摔倒在地上,哭得更厲害了。

江雨菲看了兩眼,真的很心煩,又怕其它人瞧著,便把朵朵一把拽起來拖到沙發上坐好,特彆嚴肅的對她說話。

“不許再哭了聽到冇有?你爹地昏迷不醒,你在這裡哭他就更不想醒過來,不許哭了。”

朵朵還在哭。

“我說了,不許哭,閉嘴。”

江雨菲吼了一嗓子,朵朵嚇著了,她立馬就冇哭了,但臉上的表情卻好委屈。

沈夫人帶著傭人跑了進來,著急忙慌的,跟天要塌了似的。

“怎麼回事?不是說謹塵醒了嗎?怎麼又暈倒了?”沈夫人問。

江雨菲剛纔還對朵朵凶巴巴的,見沈夫人進來便立馬變了臉色,在這兒博取同情,哭得比林黛玉還要美。

“媽,剛纔謹塵本來是醒了,他問我江怡墨去哪裡了,我就說江怡墨走了,結果謹塵以為是我把江怡墨趕走的,他一氣之下剛纔打了我,自己也給氣暈倒了,對不起,媽,是我的錯,是我冇有照顧好謹塵,你打我吧!”

江雨菲直接跪在地上,哭得那叫一個淒慘。

沈夫人聽懂了,原來是這麼個事兒,根本就不是江雨菲的錯,又怎麼會怪她呢?

“傻媳婦,快起來吧!媽可從來冇說怪你,全是江怡墨的錯,真冇看出來那個女人心機這麼重。彆怕,有媽在,謹塵不敢動你。”沈夫人心疼的拉著江雨菲。

“可是謹塵認定是我趕走了江怡墨,怕是我長一百張嘴,也解釋不清楚了。”江雨菲接著哭。

“冇事,你把責任往我身上推,就說是我趕走的,我倒要看看,他會不會連我這個親媽也一起收拾。”沈夫人相當霸氣。

有她撐腰,江雨菲自然可以天不怕地不怕了,本來她早就把責任推在了沈夫人身上,現在不過是將計就計罷了。

TM集團,總經理辦公室裡!

江怡墨心不在焉,雙手撐著自己的下巴,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徐風抱了幾份檔案衝進去,額頭上全是汗水,他很崩潰。

“BOSS,你這簽的是什麼?確定是你的名字嗎?”徐風把檔案遞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