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然小墨不缺錢,但她也要享受一下保管這些財富的感覺嘛!

“好好在家休息,記得想我。”沈謹塵親親的吻在了小墨的額頭上。

可這一吻吧!他又不想走了,從額頭一直吻到了小墨的唇上,身體的重心更是慢慢往下落,本來盤腿坐在床邊的小墨一下子就倒了下去。

沈謹塵親得好用心呀!真的是一丟丟都不放過,他親了好久好久這才停了下來。手落在小墨的頭上輕輕的撫了又撫,就是捨不得走。

“在家要乖,嗯?”沈謹塵輕聲地說著。

額!!

他到底還要不要走呀!真的事兒很多。把小墨當小朋友對待著,弄得好像她一個人在家都得丟似的。

“我知道啦!”江怡墨乖乖的點頭:“對了,你剛纔說你做了一個夢,是什麼夢呀?”

沈謹塵笑了笑,手又落在小墨的頭上拍了拍。

“你還是不知道為好。”沈謹塵起身:“不然,我今天真走不了了,咱們都得在床上過。”

說完,沈謹塵轉身就出去了,看著他高大的身影消失,江怡墨也坐了起來。

所以,他做了什麼夢?

半晾,江怡墨才恍然大悟。好你個沈謹塵,整天淨想這些不堪的東西,一點兒都不正常,討厭死了。江怡墨一邊罵著,一邊起床換衣服,她今天還要跟師傅一塊兒出去。

江怡墨剛從床上下來就覺得她兩條腿有些閃,走路都在顫抖的那種。靠,沈謹塵那個死傢夥,為什麼大清早的還要折騰她?

現在江怡墨的感覺真的很不妙呀,好想回床上繼續躺著,可她不能回去,她得出門兒了。江怡墨扶著樓梯一步一步的往下走,兩條腿就跟邁不開似的,每走一步都好艱難,還伴隨著一點點的疼痛感。

樓下。

傭人很是好奇地看著她。

“江小姐,你這是怎麼了?”傭人問。

瞬間。

江怡墨整張臉上的表情都垮掉了,她怎麼了,這不是很明顯的事兒嗎?可是她不能隨便告訴彆人呀,尤其是家裡的傭人,指不定他們在背後會怎麼議論,還以為她是個很喜歡做某件事兒的女人,被沈謹塵的美色迷得神魂顛倒呢?

“冇事,剛纔不小心摔了一跤。”江怡墨非常淡定地說著。

她這哪是摔跤了,她這分明就是被沈謹塵折騰的嘛!

“需要去醫院嗎?還是我現在就通知沈先生?”傭人聽說江怡墨摔了一跤,馬上就慌了呀!

因為沈先生出門時特意交代過,照顧好江小姐,絕對不能讓她有一丟丟的傷害,一根頭髮絲都不能掉,不然所有人都是要倒黴的。

傭人聽說江怡墨傷了,比誰都慌。

“真的冇事兒,冇事兒。”江怡墨立馬把扶在樓梯上的手鬆開,抬頭挺胸的走著:“你看,我這不是好好的嗎?你不用管我,去忙吧!”

嗬嗬噠!

江怡墨臉上的表情真的太尷尬了。

“真的冇事兒?”傭人還是不放心。

“真的,真的,真的,你就放一百個心吧!”江怡墨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解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