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傭人這才相信江怡墨冇事兒,也不敢大驚小怪的給沈謹塵打電話,先去忙了。江怡墨隨便吃了點東西便出了門兒。

她先去花店買了花兒,然後再開車去找師傅,再跟上師傅的車,一塊兒跟師傅出發。

“怎麼冇把朵朵帶上?”景沐辰問江怡墨。

“我走的時候她還在睡覺,就讓她睡會兒吧,這樣的場合還是不要帶朵朵了,等她和軒軒再大一點的時候再帶他倆去看吧!”江怡墨說。

“也好。”景沐辰點頭。

他倆突然就冇有話了,今天是個不太好的日子,他倆的心情都沉重。可如何一定要進行個對比的話,應該是景沐辰的情感更複雜些。

這座城市有他的回憶,好與不好的都在,更有他放不下的人和事兒。

今天是小墨媽媽的忌日,他倆這是要去墓地看小墨已逝的媽媽,他倆還從來冇有一塊兒去看過江怡墨的媽媽,今天算是頭一次一起去。

景沐辰在開車,江怡墨便一直盯著車窗外麵發呆。這條街道還是那麼熟悉,以前很小很小的時候,江怡墨和媽媽還一塊兒在這裡逛過街,隻是那個時候的街道冇有現在這麼繁華。

一眨眼,十幾年過去了,媽媽不在了,爸爸也不在了,江怡墨總覺得自己很孤單。

兩小時後。

江怡墨和景沐辰來到了陵園,他倆今天都是穿的黑色的衣服,一塊兒站在媽媽的墓碑上,江怡墨把花放好,景沐辰把帶來的祭品放好。

他倆一塊兒給媽媽鞠躬。

“媽,我來看你了。”江怡墨憋了半天,隻憋出這麼一句簡單的話來。

可是她剛講完便淚目了,眼淚真是控製不住的掉下來。江怡墨太小太小的時候就失去了媽媽,甚至是記憶裡的媽媽都模糊了,連她的樣子都記不住了。

可媽媽兩個字卻深深的印在了她的心裡,隻是輕輕的一喚,眼淚就刷刷的往下落,真好傷心好傷心。

景沐辰完全明白小墨的心情,隻是他是個大男人,不可以像小墨這樣想哭就哭出來,景沐辰有事兒都是裝在心裡的。

他的心並不比小墨好受。

“小墨現在很好,她過得比任何人都幸福,你可以放心了。不管是現在還是以後,我都會儘自己的努力保護好她,不讓她受到半點傷害。”景沐辰說著。

以前,他覺得很愧疚,在小墨最最需要他的時候冇有保護好她。

現在,他不會讓小墨再發生一點點的意外,誰要是敢欺負江怡墨,就是跟他景沐辰過意不去,也是跟整個TM集團過意不去。

他倆在墓地裡站了很久很久,像兩塊木頭似的,一句話也不講,就是這樣站在那裡。

天空,在下小雨,彷彿也是被他倆給感染的,因為他倆都在難過,所以老天爺也跟著一塊兒哭了。

許久。

江怡墨的衣服濕掉了,頭髮也濕了。

“小墨,我們先回去吧!”景沐辰說。

他倆現在也不能替媽媽做什麼,她已經走了太多年了,也隻能在她忌日的時候回來看看她,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