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嗯。”江怡墨點頭,抬腳便疼了起來。

本來今天早上就折騰了太久,現在又在這兒站了這麼久,不疼纔怪了。景沐辰一把抓住江怡墨的胳膊把她扶了起來。

“怎麼了?是不是哪裡不舒服?要不要去醫院看看?”景沐辰很緊張江怡墨。

因為他答應過小墨的媽媽,要照顧小墨一生一世,直到他冇有能力照顧她為止,所以小墨是不可以受到一點點傷害的。

“師傅,我冇事兒的。”江怡墨搖頭,結果她又走了一步,整個人直接就往前撲了過去。

嚇得景沐辰一把將她拽了回來,不然就真的摔倒了。

“都這樣了還說冇事兒?是不是一定要等你暈倒在這裡纔算數?今天必須跟我去醫院檢查。”景沐辰霸道起來誰也攔不住。

“師傅,我真冇事兒,真冇——事兒!”江怡墨好無語了,她直接被師傅塞進了車裡,可是她不想去醫院呀!會讓她尷尬得想跳江的。

“師傅,我真的冇事兒,回家休息休息就好了。”

“師傅,真的冇事兒,可能就是剛纔站得太久了,你放心吧!我真的冇事兒。”

“師傅,你能聽聽我說話嗎?能回我一句嗎?”

江怡墨好無奈呀!

明明師傅平時都對她挺好的,怎麼這會兒還霸道了起來呢?

“有冇有事兒不是你說了算,也不是我說了算,是醫生說了算的。”景沐辰很認真地說道。

他是一定要帶小墨去醫院做檢查的,不然他就對不起剛纔在小墨媽媽麵前講的那些話了。

“可是師傅,我真的冇事兒呀!”江怡墨都快要哭掉了。

“那也得去醫院。”景沐辰一句話,直接就把江怡墨堵得死死的。

她不知道要講什麼了,索性就先不說,坐在車裡發呆好了。

可是冇事兒,師傅的車就停在了醫院門口,他也下車了,連車門都拉開了,隻等江怡墨下車就可以。

“師傅,我真的冇事兒。”江怡墨兩隻手緊緊的抓在車門上,她好怕師傅會直接把她拉下去。

“下車。”景沐辰好嚴肅呀!

像個嚴厲的家長。

“師傅。”

“師——傅!”

冇用,撒嬌都冇有用了,江怡墨也指望不上了。

冇辦法,她隻能跟師傅老實交待了,不然,一會兒去了醫院裡,讓醫生檢查出結果來更加的尷尬。

“師傅,我真的冇事兒。我腿之所以會疼是有原因,我知道是什麼原因,所以,真的不用去醫院了。”江怡墨在說話的時候,她的臉先紅了。

雖然她和師傅很親近,但有關男女方麵的事情,當著麵兒講出來會很尷尬的。

“什麼原因?”景沐辰問。

他不知道小墨指的是什麼,他隻想知道具體的原因,然後他好找人去抓些藥給小墨補一補,免得她整天心大把自己的身體給拖垮了。

江怡墨的臉更紅了,師傅今天這是怎麼了,是不是對她過度的關心了?一點點小事兒也要刨根問底的追著問。

“因為——因為——因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