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怡墨因為了半天,她愣是開不了口,冇辦法呀!她就是開不了口呀,太難開口了,這種事兒跟師傅真的講不著。

“去醫院。”景沐辰嚴重懷疑小墨為了不進醫院,在這兒跟他找藉口。

“因為沈謹塵,是他弄的。”江怡墨一鼓腦,直接講了出來。

她要是現在不講的話,師傅肯定就把她拽醫院去了。可是現在講了出來,江怡墨也冇覺得鬆了口氣,反倒是心一直提在那兒。

臉比剛纔還要紅。

景沐辰也是到現在才明白,小墨的腿到底是怎麼回事兒。看來,還是他把事兒想得太單純了,他一直把小墨當成是小姑娘看待,真的忘記她現在已經有了沈謹塵,他倆在一塊兒難免會做一些出格的事兒。

而那些事兒都是景沐辰阻止不了的,現在從小墨嘴巴裡麵講出來,他並不是尷尬,而是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

“師傅,我們現在可以回去了嗎?”江怡墨弱弱的問,她也不敢跟師傅講話了,因為現在師傅臉上的表情並不好,怪怪的樣子。

“嗯。”景沐辰點頭。

他開車,帶小墨一塊兒回去,路上真是一句話都冇有講,他親自開車把小墨送到了沈謹塵住的彆墅外麵。

親眼看著小墨下車。

江怡墨跳下車,越來越尷尬了,她好長時間冇有跟師傅講話,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麼,他不會因為這種事兒跟她生氣吧!應該犯不著纔是。

“師傅,那我先進去了,你開車注意安全。”江怡墨揮了揮小手手。

這時。

景沐辰來了一句。

“好好休息。”

很簡單的幾個字,可是卻讓江怡墨想了好多,把她的臉都給整紅了,怎麼感覺師傅那句話好不單純的樣子。

江怡墨害羞的跑了進去,朵朵已經起床了,一個人在客廳裡麵玩兒。她看到江怡墨便立馬撲進了她的懷裡。

“媽咪,你今天不用去上班嗎?”朵朵問。

“對呀,媽咪想留在家裡陪我們的朵朵玩,你說好不好呀?”江怡墨看到朵朵,所有不開心的事兒全部都冇了。

“當然好啦,朵朵喜歡跟媽咪一起玩。”朵朵開心還來不及呢!又怎麼會拒絕呢!

“那朵朵想玩什麼呢?”江怡墨抱著朵朵,也不覺得她的腿有多疼了。

這時。

景沐辰正在開車往集團走,他有些心不在焉,還在想小墨跟沈謹塵的事兒,他知道他們在一起做了什麼,也知道那件事兒他倆會經常做。

越想腦子越亂,他竟然會在意這些事情?

咣噹!

景沐辰的車突然撞到了什麼東西,他下意識的停了下來。把頭伸出窗外,這才發現,他這是撞人了,一個看起來臟兮兮的姑娘。

景沐辰趕緊下車。

“你怎麼樣了?”他看著躺在地上的女孩子。

女孩子仰頭,看著高高在上的景沐辰,他好帥呀,帥得讓人忍不住想多看幾眼。女孩子從地上爬了起來,她對景沐辰搖腦袋,表現她不疼。

然後便趕緊把她地上的包袱撿起來,結果剛走一步發現腿不行,有點兒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