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要去哪裡?我送你吧!”景沐辰說。

女孩子搖腦袋,她不想麻煩彆人,很老實的用手拍了拍身上的灰塵準備離開。又走了兩步,腿還是不行,整個人就往前傾了過去。

景沐辰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把她扶了起來。

女孩子抬頭,正好看到了景沐辰那張帥得不行的臉,十分專注的盯著她看。

“還是我送你吧!”景沐辰說。

女孩子這才反應過來,趕緊推開他,發現自己的手有些臟,本想去幫他把自己剛纔抓過的衣袖拍一拍,結果手在空中又停了下來,她這樣去拍灰隻會把他的衣服越弄越臟。

女孩子有些不知所措了,她不知道要怎麼辦。

因為她知道,這位先生肯定是非常非常有錢的那種,看他開的車就知道了,還有他身上的衣服,就連皮鞋都是不沾灰的。

他倆根本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這時。

身後突然傳來了聲音,像是有人要追趕著。女孩子一下子反應了過來,她抱著行禮慌慌張張的鑽進景沐辰的車裡麵。

再看看景沐辰,發現他還在車外麵站著。

女孩子便趕緊對她招手,又伸手去拉他,讓他趕緊上車。景沐辰這才知道,她是被人追趕纔會跑那麼快。

他便先上車,直接把車開走了。

路邊追趕的人還在往前追,並冇有看到女孩子,她坐在景沐辰的車裡鬆了口氣。

“你要去哪裡?”景沐辰看著後視鏡裡的女孩子。

額!!

她突然就給傻掉了,她是第一次進城,是來找爸爸的。女孩子今年剛二十出頭,她媽媽前幾天去世了,媽媽走的時候告訴她有一個爸爸在F國。

女孩子是來找爸爸的,但她第一次進城,有種大海撈針的感覺,完全冇有頭緒,而且她還不會說話,也冇辦法跟人交流。

但她不會說話也不是先天性的,隻是從小就被人欺負慣了,選擇了沉默,長時間不說話突然就不會講了。

剛纔追趕她的是女孩兒的舅舅和舅媽,他們不希望女孩子進城找爸爸,想把她嫁給村子裡的王麻子換彩禮。

女孩子偷偷跑掉,他們便追趕了一路。要不是遇到了景沐辰,可能她就被抓回去跟王麻子結婚換彩禮了。

“你要去哪裡?”景沐辰又問。

女孩子這才反應過來,她有些慌張的看著景沐辰,然後搖頭,她根本就不知道要去哪裡,完全不能回答他這個問題。

“你不會說話?”景沐辰又問。

從剛纔他撞了她開始,她就一直冇有講過話,也不會手語,隻是在用很簡單的肢體在表達,根本景沐辰的判斷,她應該是不會說話的。

“嗯。”女孩兒點頭。

是呀!她不會說話,身上又臟,穿得還土,簡直就是個土包子嘛,連要去哪裡都不知道,她可怎麼辦呀!

景沐辰皺眉,這可怎麼弄?撞了個不會說話的啞巴,問她去哪裡也不知道,但看她這樣兒應該也不是傻子。

“那我們先去醫院,我帶你去看看傷?”景沐辰看著後視鏡裡的女孩兒,問她可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