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來男人的皮膚也可以這麼好,女孩兒隻是不小心碰了一下,她已經感受到了。同時也很慌張的往後退了退,露出一副非常抱歉她不是故意的表情,然後就在那兒自責,搞得好像景沐辰能把她吃了似的。

景沐辰不喜歡彆人碰他的手,一碰就會很煩躁。但除了江怡墨以後。他本來是露出了一點點不悅的表情,可是看到她嚇得半死,也就不跟她計較了。

“帶她去洗個澡,換身乾淨的衣服。”景沐辰淡淡地說著,起身便去上二樓的書房,他今天不打算去公司辦公,在家裡就可以。

傭人去江怡墨的衣櫃裡找了套合身的衣服。

“這位小姐,這邊請。”傭人對女孩兒挺恭敬的。

雖然不知道她是誰,但看剛纔景先生對她還不錯的份上,誰也不敢欺負她,全部按理景沐辰的吩咐去做。

女孩兒接過衣服,她對傭人比劃了幾下,表示她可以自己來的。

她去了浴室。

哇!好大好漂亮的浴室,浴缸也好大好大呀,她從來都冇有見到過誰家的浴室竟然比臥室還要大的。

今天算是真讓她開了眼界了,她小心翼翼的放下衣服,真的是很小心,生怕會因為自己的粗魯弄壞這裡的東西,她可是賠不起的。

女孩兒洗澡很快,幾分鐘就完了。她怕洗的時間太長會多用水,在農村大家都是以勤儉為主,不會隨便浪費任何的東西,連一滴水都不會浪費的。

她換好江怡墨的衣服,穿在身上很合適,她倆的身材是差不多的,連個子都差不多,唯一不同的就是氣質了。

女孩兒從小在農村長大,看著有些土。但江怡墨就是氣質性的,氣場非常的強大。女孩兒站在鏡子前轉了好幾個圈圈,身上的裙子好美好漂亮。

她頭一次覺得自己像個仙女一樣,其實她長得確實挺好看的,臉上的皮膚挺白的,隻是因為平時不怎麼保養所以有些乾而已。

她推開浴室門,小心翼翼的走了出去。她不知道他在哪裡,也不知道自己現在要做什麼。這裡的房子好大,房間也好大,她的腳踩在地板上會發出很響的聲音,感覺全世界隻有她的聲音似的,搞得她更是緊張兮兮的。

女孩兒站在陽台上,看到一樓樓下有兩個年長的傭人站在那兒,地上放著的是她的行李,一個麻袋,裡麵裝著吃的用的,都不值錢,但卻是她的所有家當,是她的寶貝兒。

短頭髮傭人用腳踹了踹。

“這都什麼呀!景先生也不知道是從哪裡撿回來的鄉巴佬,看看這些東西,是人能用的嗎?”短頭髮傭人一臉的嫌棄,又用腳踹了幾下,恨不得直接扔出去。

因為這一麻袋的東西,她剛拖過的地又臟了,一會兒還得繼續拖,這不是害人嘛!

“噓,當心隔牆有耳,咱們誰都不知道景先生跟她是什麼關係,萬一真的沾親帶故的,咱們可是都吃不了兜著走。”另外一位傭人低調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