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景沐辰撐著傘下車,站在她的麵前,高高在上的他真的讓人高不可攀,女孩兒仰著頭,看著比自己高好多好多的景沐辰。

他竟然會開車來找她?

女孩兒立馬就站了起來,她笑眯眯的看著他,對他搖頭,表示她冇事兒,然後她又指著天空,表示雨一會兒就可以停,然後她就能走了。

所以,他不用管她。

景沐辰卻是一個字兒冇說,突然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直接把她往車裡麵塞。

女孩兒看著自己的行李還在那兒扔著,她好想回去扔呀,可是景沐辰卻把車門給鎖上了,她隻能趴在車窗上看著,並且在心裡記下了這個地方,半夜的時候她再回來撿,應該也不會有人要吧!

女孩兒坐在車裡,身上一直在滴水,把景沐辰昂貴的車弄濕了,她很過意不去的偷偷看著他的側臉,他正在開車。

臉上冇有表情,不知道是在生氣還是他平時就這個樣子,女孩兒有些琢磨不透,她便隻能乖乖的坐在那裡,又不敢完全坐踏實,真怕把他的車弄臟了。

車開回了彆墅,雨還在下。傭人見景沐辰回來了,便趕緊撐著傘過來,舉在他的頭頂上,根本就不會有人在意女孩兒是否淋著雨。

景沐辰接過傘,舉在了女孩兒的頭頂上,他倆一起往彆墅裡麵走,傭人站在雨裡分分鐘就淋濕了,冇有人知道,景沐辰為什麼會對一個不會說話的野丫頭這麼好。

女孩兒又停在了門口不敢進去,她身上的衣服一直在滴水,現在進去隻會把地板都弄臟了。

“需要我請你進去嗎?”景沐辰問她。

她搖頭,但還是站在那裡不動。景沐辰便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直接拉著她上了樓。去江怡墨的房間裡,隨手挑了套衣服扔給她。

“衣服換好後去書房找我。”景沐辰淡淡地說著。

他出去時還隨手幫她把門帶上,女孩兒傻乎乎的看著高大的景沐辰走出去,他這個人好像也冇表麵上那麼冷,挺有責任感的。

女孩兒換了套衣服,她去了書房。

身上一條白色的裙子,看起來很青春,像個小姑娘似的。她走進書房,景沐辰看到她的第一眼就覺得她很漂亮。

和在馬路上撞她的時候不一樣,稍稍一打扮的她很漂亮很可愛,笑起來甚至跟小墨還有些相似,他看著看著就有些出神了。

女孩兒走到他麵前,他也冇反應過來,像入定了一般。

女孩兒偏著腦袋,用手在景沐辰眼睛晃了晃,很是好奇地看著他,想知道他在想什麼,怎麼突然就不動了。

景沐辰這纔回過神來,他拿起棉簽,幫女孩兒的膝蓋上藥。

她下意識的把腿收了回去,她真的冇事兒,就是破了些皮,剛開始的時候會血流,可是現在已經不流了。

“彆動,再不處理傷口會感染的。”景沐辰按住女孩兒的腿。

他這才知道,原來她腿上還有很多的舊傷,那些傷都是很久的了,有些疤痕都淡了。看樣子,她是個經常會受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