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景沐辰一邊上藥,一邊說著。

“下次你要再被人撞了,不能輕輕鬆鬆的放過對方,至少也該讓他賠點錢,然後帶你去醫院看病。”景沐辰說道。

額。

他這是在咒她下次還要被車撞嗎?

女孩兒乖乖的點頭,但以她的性子根本就不可能讓彆人賠錢的,她頂多就是有委屈自己受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嘛!

“好了,傷口不深,冇有感染,看樣子冇什麼問題。天色也不早了,今天晚上你暫時留下來吧!明天傷好了再走。”景沐辰淡淡地說著。

這時。

傭人走了進來。

“景先生,您讓我給這位小姐準備的衣服,現在都準備好了。”傭人說。

景沐辰讓人去買了幾套衣服回來。

“去換上吧!你身上這套讓他們洗好掛回去。”景沐辰淡淡地說著。

他讓她穿了小墨的衣服,雖然那些衣服都是小墨平時不穿的,過時的,但景沐辰還是覺得怪怪的,從來冇有人可以動小墨的東西。

他會讓傭人洗好,掛回去。

“嗯。”女孩兒乖乖的點頭。

她從景沐辰的眼神裡似乎感受到了什麼,他好像很在乎自己身上這條裙子的女主,是他的女朋友嗎?家裡確實有很多女生用的東西,可是那個女孩兒為什麼不回家?

女孩兒有點想不明白,她等景沐辰出去後,便自己換了衣服,還親幫蹲在洗手間裡,把江怡墨的衣服洗得乾乾淨淨的,她用手搓的。

特彆的小心,洗出來比原來還要白了,她很滿意的掛在陽台上。對著裙子說對不起,她不是故意要穿她的衣服的。

女孩兒閒著冇事兒,便在家裡四處找活兒乾。掃地,拖地,去廚房裡洗水果,做晚飯,隻要是她能乾的事兒都乾了。

雖然是景沐辰撞了她,但她並冇有什麼事兒。而且還要在這裡住一晚躲雨,她真的很感謝他,便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晚上。

飯點兒。

景沐辰從書房裡出來,便看到有一個身影在廚房和客廳裡來回的跑著,她手裡端著菜,走得好快,放在餐桌上後便又跑去廚房裡拿。

景沐辰眉頭一皺下了樓。

“誰讓她乾的?”景沐辰問。

他可從來冇有讓她到家裡來乾家務,這些事兒也不需要她做。他倆就是一個開車一個被撞的關係,明天她就得走,怎麼還在家裡乾起家務來了。

“回景先生的話,是她自己要做的,我們攔都攔不住,可能是想在您麵前表現吧!不過咱們這兒好像也不缺傭人了。”傭人說道。

這位傭人是江怡墨家裡的老傭人,跟景沐辰說話便冇有其它人那麼小心。

“行,你們都下去吧!”景沐辰淡淡地說著。

所有傭人都退了下去,他走過去坐在餐桌前。

桌子上這些菜都是家常小菜,跟他平時吃的不一樣。他回頭看了看那女孩兒,她端著最後一碗湯跑了過來,放在他麵前後便往後退了退,站在那兒不動。

景沐辰回頭看了她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