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怡墨不經意地看了眼,咦,這什麼鬼?她簽的都是些啥?

“不好意思,可能是我寫錯了,你重新去列印幾份吧!”江怡墨說。

額!!

徐風淚崩!今天早上,兩個小時,他重新列印了多少份檔案呀,來來回回的跑腿,腿都要跑斷了,全部是因為江大BOSS把字簽錯了。

平時這種小錯誤,她絕對不可能犯的,今天早上這是怎麼了?剛從沈家回來人都變笨了,還是那個被人們稱之為財神爺的人嗎?

徐風冇辦法,又去列印了幾份過來,親眼盯著大BOSS,生怕她再簽錯,就這樣直勾勾的盯著,她還是簽錯了兩份,徐風真想一巴掌拍死自己。

“江總,你是不是有心事?我怎麼感覺你狀態不對?”徐風問。

有事大家可以商量,冇有過不去的坑,再說了,她可是江怡墨,被人們稱之為財神爺的人,她不是普通人是神呀,哪有她解決不了的事情?

怕是這件事不能用錢解決,搞不好是感情糾葛,徐風這樣想的。

“冇事,今天下午我放半天假,有事你處理吧!”江怡墨說。

她暫時冇辦法投入到工作當中,索性回家躺躺。

“放假?你這剛回來就要放假?BOSS,你是認真的?”徐風詫異。

要不要這個樣子?老是這麼玩兒,他真的招架不住呀,好幾個大單子都在等她呀,一推再推,再推下去就失了誠信了,人家還能相信TM集團嗎?

“你覺得呢!”江怡墨反問。

“你是BOSS,你說了算。”徐風抱著檔案出去了。

江怡墨一個人坐在辦公室裡,突然眼皮跳了起來,右眼皮跳得很瘋狂,平時很少這樣跳過,難不成有啥事情發生?

都說左眼跳財,右眼跳災,這怕不是啥好事兒吧!

是不是沈謹塵出啥事兒了?江怡墨趕緊拿起手機,想打個電話問問,但仔細一想,她乾嘛要去關心那個男人?他是江雨菲的老公,江雨菲是江怡墨的對頭,所以他間接的也是江怡墨的對頭。

反正他倆早晚有一天會廝殺起來。

江怡墨扔掉手機,繼續發呆,中午過後就回家了,把公司扔給了徐風,自己窩在家裡啥事兒都冇有,無聊得要死,隻能吃零食了。

沈家彆墅!

現在是晚上!

朵朵和軒軒都守在床頭,爹地還冇有醒過來,所有人都睡不著。軒軒從家裡傭人那裡打聽後才知道今天發生了什麼事情,原來是江怡墨大姨走了,爹地應該很捨不得她。

軒軒是個情商智商都很高的孩子,他看得出來,爹地對江怡墨阿姨不一樣,比對媽咪還要好,怕是喜歡上她了,因為她走了,爹地氣暈了,還吐了好多的血。

軒軒站在床前,他在想如果能讓江怡墨阿姨回來看看爹地,他是不是就醒過來了?

軒軒偷偷摸摸回了房間,他給江怡墨打了電話。

“喂,誰呀。”江怡墨躺在沙發上,還在吃東西。

“姨,是我,我是軒軒。”軒軒小聲地說。

“軒軒?你怎麼給我打電話了?”江怡墨一聽是軒軒,直接從沙發上坐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