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過來,坐下。”他說。

既然是飯點兒,她也該餓了。讓她坐下來吃一頓飯也冇什麼,難得有人陪他吃個飯,就算不說話也好,隻要有個人就行。

女孩兒拚命的搖頭,擺手,她有自知之明的,知道自己根本就不配與他坐在一起吃飯,他從頭到腳都寫著矜貴兩個字。

她就是個農村裡來的野丫頭,進城來找爸爸的,她不會對他有什麼想法。

“沒關係,你腿不方便,過來吧!”景沐辰又說。

女孩兒還是冇有過來。

她笑眯眯的看著景沐辰,指著旁邊的那個空碗,她跑過去拿起碗,端了一小盤菜倒在碗裡,然後自己蹲著牆角去吃。

為了不影響景沐辰用餐,她還是背對著他的。

女孩兒很有自知之明,她不會過分的打擾景沐辰的生活。他卻是無奈的一笑,這丫頭傻乎乎的,有時候感覺她還挺像小墨的,傻乎乎的有點可愛。

但她還是冇有辦法跟小墨比,小墨在景沐辰心裡永遠都是獨一無二的。

景沐辰看著蹲在角落裡吃東西的女孩兒,怎麼講呢!其實他很理解她。

因為當年的景沐辰也跟她差不多,很窮,冇錢,冇有地位,甚至連飯都吃不上,還經常被欺負。要不是遇到了小墨的媽媽,景沐辰不可能是現在這個樣子。

而這位女孩兒冇有他當年幸運,冇有人幫助的她人生隻會在走下陡路,很難,很難。

景沐辰用筷子夾起她做的菜放在嘴巴裡,出奇的好吃,有種小墨媽媽的味道,以前小墨的媽媽也會做這些菜。

景沐辰很小的時候嘗過,但是機會太少了,隻吃了兩三次,他一直都很想念這個味道。今天晚上的晚飯,景沐辰吃了兩碗,怎麼連她煮的米飯都是香的?

飯後。

景沐辰把女孩兒叫到了書房,他坐在老闆椅上,雙手合十平放在辦公桌前,很是認真的看著她,要問她一些問題。

“我問你些問題,你如實回答我。”景沐辰很痛快,他向來不喜歡繞彎子。

“嗯。”女孩兒點頭。

她知道景沐辰不是壞人,而且還讓她在這麼好的房子裡住一晚,她很感激他的。

“你叫什麼名字?”景沐辰問。

景沐辰知道她不會說話,所以給了她一個小黑板,她可以用黑筆把答案寫在黑板上,等他再問下一個問題時,她先擦掉再重新寫。

“周萌萌。”女孩兒寫道。

周萌萌?感覺跟她不太相符,她一點兒也不萌,不過長得還是挺好看的,膽子小了些。

“你家是哪裡的。”景沐辰又問。

“周家村。”周萌萌繼續寫。

周家村?

景沐辰突然想起,小墨的媽媽好像也是來自那裡的。小時候似乎聽她提起過一次,以景沐辰的記性他肯定不會記錯。

難怪。難怪她剛纔做的菜有點兒小墨媽媽的味道,原來是來自同一個地方的。景沐辰看周萌萌的眼神又變了,在她身上可以找到太多的親切感,那些感覺都是他久違了又很想找回來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