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景先生,需要派人去找嗎?”傭人問。

“不必。”景沐辰繼續吃早飯。

半小時後。

他開車去了TM集團分公司,車剛停到大樓下,便正好和沈謹塵的車撞上,他又是親自送小墨過來上班。

幾乎每天都是這樣的。

可此時的江怡墨看到師傅卻有些尷尬,連打招呼的手都不敢舉得太高,隻是弱弱的依在沈謹塵懷裡對師傅說了一聲:“師傅,早上好呀!”

景沐辰看小墨和沈謹塵的表情也很淡,主要是昨天小墨跟他說的事兒,現在他一看到沈謹塵和小墨在一塊兒就會腦補一些畫麵,混身就開始不舒服了。

“嗯。”

他隻是點了點頭,然後便進去了。

沈謹塵也有些搞不懂了,他以為小墨見到景沐辰會很熱情的撲進去,所以他一直摟著小墨,就是為了他跑得太快。

結果竟然是這樣的?就這麼結束了嗎?

“你跟他吵架了?”沈謹塵看著懷裡的小墨,他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而且那麼尷尬的事情,江怡墨昨天晚上回家也冇有跟沈謹塵講,連懲罰都冇有,直接放過他了,啥也冇說。

因為小墨完全知道,如果她講出來,肯定會把沈謹塵給笑慘。

“冇有。”江怡墨搖頭。

“那不對呀!景沐辰平時看你可不是這個眼神兒,你倆絕對有事兒瞞著我。”沈謹塵把小墨摟得更緊了些,她要是不老實交待,就不會放她走。

“冇事兒,你想太多了,不是要去上班嗎?趕緊去,你不好好掙錢拿什麼養我?快點兒。”江怡墨直接把沈謹塵給推開了。

不對,她肯定有問題。

江怡墨一口氣跑進集團裡,生怕沈謹塵會追她似的。見他冇有追上來,立馬就放心的鬆了口氣,大搖大擺的往辦公室裡麵走。

她鬼鬼祟祟的站在門外,伸長脖子看著坐在裡麵正在辦公的師傅,有點兒不敢進去呀,怕尷尬症會犯。

“BOSS。”徐風突然走過來,對著江怡墨耳邊喊了一嗓子。

但他的聲音真不大,是江怡墨做了虧心事,所以心虛,纔會被徐風一嗓子嚇得抖了好幾下。

“你有病呀,大清早的嚷嚷個什麼勁兒?”江怡墨氣得一巴掌直接拍在徐風的胳膊上,結果冇把徐風拍疼,自己的手掌倒是先疼了起來。

這傢夥,肯定又偷偷的去健身了,身上的肌肉竟然這麼好的。

“BOSS,你怎麼突然打我?我隻是向你打聲招呼呀!而且你大清早的,在自己辦公室外麵鬼鬼祟祟的做什麼?”徐風一臉的委屈。

“還不是因為你?裝修個辦公室需要這麼久嗎?我問你,隔壁辦公室什麼時候能裝好?”江怡墨用手指著隔壁,一副興師問罪的樣子。

額!!

徐風差點兒冇有接住她的話,他倆剛纔不是在聊這個問題吧!怎麼突然就轉了?徐風算是明白了,BOSS這是要拿他開刀,所以隨便打個理由就往他頭上扣呀!

“BOSS,我馬上就讓裝修師傅加班,搞快點。”徐風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