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還不快去?”江怡墨直接一腳踹在徐風的屁屁上。

徐風大氣兒都不敢喘一下,直接跑掉了。

江怡墨又在門外站了半天,這才推開辦公室的門走了進去。不知道怎麼麵對師傅,索性就不說話,各做各的事情,尷尬是尷尬了些,但也冇辦法,隻能祈禱著早點兒下班吧!

中午。

“等等。”景沐辰叫住拔腿就跑的小墨。

“師傅,你叫我呀!我正準備去吃午飯。”江怡墨笑眯眯地看著師傅。

“一起吧!”景沐辰淡淡地說著。

他知道小墨在尷尬什麼,正常人都會尷尬的,但也不能因為尷尬他倆就一直這麼彆扭的在一塊兒吧!

隻會讓他倆更加的尷尬的。

“好哇!”江怡墨也拒絕不了,便隻能乖乖的點頭答應了。

公司附近有很多飯店,大的小的都有,想吃的都有,特彆的方便,連車都不用開。

“師傅,你想吃什麼?”江怡墨問。

“都可以,你吃什麼,我就吃什麼。”景沐辰淡淡地說著,一隻手插在口袋裡麵,和小墨並肩走在一塊兒。

他的兩隻眼睛時不時的會到處看看,瞧瞧,連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在找什麼。江怡墨更是覺得師傅好奇怪,他今天好像心不在焉的。

平時他不這樣的,今天太奇怪了,難道還在因為昨天的事兒?江怡墨越想越苦惱,她就不該在師傅的逼迫下告訴她。

啪!

景沐辰突然停了下來,他正好看到眼前這家店裡麵,有一個女服務生因為打翻了盤子,被老闆用手戳著腦門罵。

老闆罵得很凶,女孩兒低著腦袋,一句話也不講,一副受氣包的樣子。

“哎,師傅,你這是去哪裡呀?”江怡墨見師傅走得好急,趕緊追了上去,奇怪了,今天師傅是吃錯藥了嗎?從頭到腳都不對勁兒。

“師傅,你乾嘛呀?”江怡墨看到師傅跑那麼快,真的好奇怪呀。

她便追了進去。

結果看到師傅的雙眸都落在一個女孩兒身上,她這個店裡的服務員,看衣服都看得出來,可是師傅什麼時候對其它女孩子感興趣了?

從江怡墨和師傅認識的時候開始,就冇見過師傅身邊有異性出現,如果非得說有的話,那就是江怡墨自己。

“笨手笨腳的,你到底還會乾什麼?知不知道我們店裡的盤子很貴?”老闆還在罵周萌萌。

周萌萌不會說話,她也解釋不了。明明剛纔是她送菜過來時,坐在桌子邊的男顧客伸手過來摸她的腿。

周萌萌閃了一下,才把盤子打翻的。

她現在很委屈。

“說話呀!你啞巴了嗎?對呀,你就是個啞巴,你說你一個啞巴跑出來工作乾嘛?我看你可憐好心讓你在這兒工作,你一來就給我惹事兒。”

“我......”

老闆真是要氣死了,直接把手抬了起來,看他這個樣子是要一巴掌打過去呀!

景沐辰走了過去,一把抓住老闆的手腕,隻是輕輕一用手,老闆便疼得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