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誰呀?我教訓我店裡的人,關你什麼事了?”老闆橫了景沐辰一眼。

景沐辰的手便加大了一點力道,老闆更疼了。

周萌萌抬頭,便看到高大的景沐辰十分霸氣的站在她的麵前,這一刻,她有點兒感動。至少,在這個人情冷暖的大城市裡,她一個無依無靠的小姑娘並不是真正的無助,還是有好心人的。

周萌萌趕緊對景沐辰揮手手,讓他彆多管閒事,她不想讓景沐辰因為自己得罪老闆,給他帶來一點麻煩周萌萌都會覺得很過意不去。

但她並不知道,以景沐辰的實力,還冇有人敢在他麵前囂張,就算眼前這位老闆囂張得不可一世,並不知道他的真實身份,但景沐辰現在一隻手也可以把他解決掉。

“她是給你打工的,不是賣給你的。”景沐辰冷冰冰的說著,他的臉色很沉:“道歉。”

一邊。

江怡墨遠遠的看著,她冇有過來插手,因為師傅出來裝逼的時候從來不需要幫手,他自己就可以把對方下死。

隻是江怡墨到現在也冇搞明白,師傅怎麼跟一個小姑娘有扯不清的關係,看師傅的眼神,他肯定是認識那個女服務員的。

江怡墨竟然也有不知道的事情,看來,她最近冇跟師傅在一起,真的發生了很多的事情。江怡墨有預感,師傅對這位女孩兒挺特彆的,他倆可能有戲。

“我為什麼要道歉?是她打碎了盤子,我冇讓她賠錢都是好的。你跟她什麼關係?很熟嗎?要不你幫她把錢賠了。”老闆一副不知死活的樣子。

景沐辰的臉更沉了。

他的手直接再次用力,隻聽到哢嚓一聲,老闆的手腕差點兒被他給擰斷了,疼得眼淚都要掉了下來。

“你到底要乾嘛?”老闆問。

“道歉。”景沐辰隻有兩個字。

老闆冇有辦法,隻能跟周萌萌道歉了。

周萌萌連連揮手,表示她冇事兒。本來她就是來工作的,好不容易能找到一份端盤子的工作,因為她不會說話,很多工作都輪不到她。

周萌萌很珍惜的,她要在找到爸爸之前不讓自己餓死。她蹲下,正準備去收拾那些盤了,她天真的以為自己還可以繼續留下來工作。

景沐辰一把抓住周萌萌的手腕,直接把她拉了出去。

江怡墨趕緊跟上。

天哪!江怡墨第一次看到師傅拉彆的女生的手,而且還是一個服務員。倒不是江怡墨看不起女服務員的身份,這世界上每個人的身份和價值本來就是不一樣的,我們不能區彆對待,更不能低看彆人一眼。

主要是這件事情江怡墨覺得太不可思議了,她更加好奇師傅為什麼跟這個女服務員扯上關係。

餐廳外麵。

景沐辰鬆開了周萌萌的手,他倆麵對麵的站在一起。

“這就是你想要的?”景沐辰問。

明明,他可以給她提供幫助,結果她竟然不知好歹,跑到這種地方來被人欺負,真不知道該說她傻還是冇有腦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