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怡墨便趕緊從手提包裡拿了筆和便簽給她,讓她寫下來。

“你叫周萌萌呀,名字真好的,以後我就叫你萌萌好不好?”江怡墨說。

“嗯。”周萌萌點頭。

周萌萌和江怡墨是初次見麵,按理說他倆的關係並不會多好。可是周萌萌卻好喜歡江怡墨,因為她的笑帶治癒功夫。

有多不開心的事兒,隻要看看江怡墨的臉,就會覺得好開心,會把所有的不快樂都拋到九霄雲外去。

江怡墨太完美了,周萌萌不太敢跟她交朋友,更不敢去破壞她與景沐辰的關係。

“你叫我小墨就行了,你不用害怕,我和師傅都是好人,我覺得咱們能做朋友的。”江怡墨拉著周萌萌的手。

她挺喜歡周萌萌的,並不是因為她單純,不會說話值得同情,而是從她身上流露出來的那種感覺,還有她倆的氣場一切都合得上,所以就會很想交朋友。

而且江怡墨身邊都是些男性的朋友,她都冇有好閨蜜,如果能交個朋友也挺好的。

“嗯。”周萌萌點頭。

景沐辰一直走在她倆身後,保持著不遠不近的距離。他剛纔還在想,要不要幫助周萌萌找爸爸,要不要給她提供一份工作。

現在他看到小墨和周萌萌相處得這麼好,就像是姐妹似的,景沐辰便不在心裡猶豫了。幫助彆人也是件快樂自己的事情,況且,他當年要不是得到小墨媽媽的幫助又怎麼會有今天呢?

周萌萌和小墨的媽媽又是來自同一個地方的,光是因為這些點點滴滴,他也該伸出援手了。

餐廳裡。

江怡墨拿著菜單。

“你有什麼想吃的嗎?都可以點喲,師傅請客。”江怡墨笑眯眯的問周萌萌。

周萌萌根本就不敢點錢,她知道這裡的東西超貴,是她一輩子都捨不得來吃的。

江怡墨用菜單擋住半張臉,神神秘秘的對周萌萌說:“你隨便點,千萬彆給我師傅值錢,他的錢多得都花不完了,我們這是在幫他。”

錢多得花不完?那就是很有錢嘍!可週萌萌還是搖頭,她不能因為景沐辰有錢就可勁兒的花他的,她冇有資格和立場去亂花彆人的錢。

“算了,還是我來點吧!”江怡墨把服務員叫了過來:“把你們店的招牌菜看著上吧!”江怡墨合上菜單,直接給了服務員。

“你跟我師傅怎麼認識的?”江怡墨現在有些八卦,這不是因為正在等菜有些無聊嗎?

周萌萌偷偷的看了眼景沐辰,他就坐在對麵兒,周萌萌也不敢亂講話,便隻能搖搖腦袋。江怡墨覺得有些無趣,她便又看著師傅。

“師傅,你怎麼跟萌萌認識的呀!說說唄!”江怡墨真的好八卦。

“那天送你回家後我開車回去,在路上撞了她。”景沐辰說道。

開車把周萌萌給撞了?這不是言情小說裡的橋段嗎?竟然會發現在師傅身上,灰姑娘和白馬王子的故事嗎?

“所以,師傅你對萌萌是一撞終情?”江怡墨口無遮攔,幸好是師傅,這要是其它人,肯定跟她著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