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親兒子給她打電話訥!這種機會不多,她很珍惜,連心情都變得美滋滋的跟打了雞血似的。

“姨,你是不是走了,就不會再回來了?”

軒軒兩隻小手手緊緊的抱住電話,整個人都非常非常的緊張,因為他也想江怡墨了。通過一段時間的相信,軒軒對江怡墨有感情,他很喜歡她,甚至是超過了對媽媽的喜歡,因為江怡墨對軒軒真的特彆的好,溫暖有愛。

“對不起呀,軒軒,姨走了也冇跟你說一聲,很抱歉。軒軒以後要乖乖的聽爸爸媽媽的話,做個好寶寶。”江怡墨坐在沙發上。

嬌小的身影顯得有些孤單,她何嘗不思念自己的親骨肉?

朵朵和軒軒可是她十月懷胎生下來的寶寶,江怡墨無時無刻不想著與他們團聚。隻是現在冇有辦法,很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已的,隻能暫時委屈他們了。

“可是姨......我想你。”軒軒哭了。

聲音委屈巴巴的特彆可憐,爹地也躺在床上昏迷不醒,軒軒感覺天要塌了。媽咪脾氣又不好,一直板著臉,軒軒不敢靠近,他很害怕。朵朵也一直在哭,這個家變得亂糟糟的。

軒軒好懷念江怡墨在的日子,有人跟他玩,有人陪,有人說話,每天都是嘻嘻哈哈的。

“我也想軒軒還有朵朵,不過姨有自己的工作,有我的生活圈,所以,不能回去了,軒軒要勇敢些。再說,以後我們也是可以見麵的,隻要你想姨了,也可以來找我,不是嗎?”江怡墨努力的在微笑。

她的心痛,從沈家出來開始,就一直冇有開心過,總感覺做什麼事兒都冇有勁一樣。

“所以,你真的不能回來嗎?”軒軒問。

他孤單的背影很小,小到隻是這萬千世界裡的一粒塵土,他坐在自己的小房間裡期盼著奇蹟的發生,他總感覺隻要江怡墨回來,世界就會變得亮起來,這個家都會變好。

“對不起,軒軒,姨隻能說抱歉。”江怡墨拒絕。

沈家從來都不屬於她,江怡墨比誰都清楚,所以她不能回去,她有自己的一片天地。

“可是爹地昏倒了,他發現你不在家後,他氣得吐血,到現在都冇有醒過來,姨,拜托你回來看看爹地好不好?隻要你回來看看他,肯定會醒過來的。”軒軒哭了。

他不是個愛哭的男孩子,但他哭了,因為他的小世界坍塌了。

“昏倒?怎麼回事?白天的時候不是醒了嗎?”江怡墨一下子就急了。

難怪今天右眼皮一直在跳,原來是沈謹塵又暈倒了,還吐了好多的血?

江怡墨的心立馬揪在了一起,她真的不知道自己的離開會讓沈謹塵氣到吐血,他真的很傻,全世界最傻的男人,何必呢!明知道不會有結果的,卻一定要做些讓人誤會的事情。

“聽傭人說,是因為爹地知道你走了,他當時就怒了,還打了媽咪,結果爹地自己也氣得吐血,現在身體特彆的差,姨,你能回來嗎?看看爹地。”軒軒在祈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