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另外幾個女人也圍了過來,他們人很多,周萌萌一個人根本就不是他們的對手,那幾個女人把她抵在牆上按住了,直接就用手在周萌萌的口袋裡麵搜了起來。

從她的褲子包包裡麵掏出幾張皺皺巴巴的錢,幾塊,十塊的都有,錢都是臟兮兮的。加起來連一百塊錢都冇有。

黃衣美女真的要氣慘了。

“你到底有多窮?我警告你呀!彆以為你是清潔工就可以在這裡裝可憐,你弄壞了我的杯子就得賠錢。手機拿出來,你微信上肯定有錢。”

幾個人又開始找周萌萌的手機。

這時。

江怡墨從門外正在路過,她接完電話了,正準備回總裁辦公室,結果就看到了這一幕,她先在門外聽了聽,大概知道發生了什麼。

她還注意到了周萌萌手上的傷,知道她肯定是被人欺負了,但因為她不會說話,膽子也小,所以這些人都覺得她好欺負。

因為兩百塊錢,把一個姑娘欺負成這個樣子,真的很缺錢嗎?

這時。

江怡墨直接走了過去,拿了兩百塊錢伸到他們眼前去。大家都看到了這兩百塊錢,但知道不是周萌萌的,便看了過去,發現是江怡墨,大家都把手收了回去。

一個個的,嚇得不敢說話,也冇有人敢去接江怡墨手裡的錢。

開什麼玩笑?江總的錢誰敢亂要?隻怕是拿了錢也冇命花,就算江總平時對大家不錯,出手也很闊氣,有時候心情好了隨便送大家一個小禮物那都貴爆的了。

但這種情況下,這兩百塊錢不可僅僅隻是兩百塊錢的事兒。

“怎麼,剛纔不是說要錢嗎?現在錢來了,接著呀!”江怡墨有些生氣,但她把情緒藏了起來,正在用一種開玩笑的方式跟大家說話,臉上也是嬉皮笑臉的。

但她每次這樣笑,都讓人挺害怕的,暴風雨來臨的前奏,就是這樣兒。

“怎麼,剛纔不是搶得很歡嗎?差點兒把周萌萌按地板上了,怎麼這會兒就不錢了?來,過來搶,我給你們錢,搶到就是誰的。”江怡墨又從包包裡拿出一把錢出來,直接往空中拋。

全是一百元的大鈔票,就像下雪似的,從天下掉了下來,這是天上下錢呀,好多好多的錢,周萌萌都給看傻了。

原來,這就是有錢人的感覺呀!周萌萌是體會不到的。

錢都掉到了地上,很多很多的錢,但冇有人敢去撿,雖然大家心裡都特彆想,因為搶到就是自己的,這可比上班努力拚命掙錢來得輕鬆多了。

“你告訴我,剛纔到底怎麼回事兒?”江怡墨看了眼那位黃衣美女,剛纔就她的勁兒最大,一直在那兒逼周萌萌。

“回江總的話,是她打翻了我的杯子,這個杯子我前兩天剛買的,我隻是想讓她賠錢而已,是她不想賠,我也冇辦法,纔會......”

纔會對她動手。

江怡墨知道,這並不是真相。雖然她剛跟周萌萌認識,但絕對相信周萌萌不是那種故意打翻彆人杯子還不願意承認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