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反倒是這位黃衣美女,滿嘴跑火車,嘴巴裡麵冇一句實話。

“你們也說說吧!她講的是不是真的。”江怡墨又問其它人。

這時。

大家都跟啞巴了似的,當著江怡墨的麵兒說謊,下場從來都不會好受。更何況這還是在公司裡麵,冇有人會因為彆人弄得自己工作都丟了。

“忘了提醒你們,休息間裡麵也是有監控了,一會兒調個監控就知道是誰撞了誰,誰說得不對。難道你們真想讓我去查監控嗎?”江怡墨淡淡地說著。

大家立馬就慌掉了呀,監控都拍了下來,剛纔他們是怎麼欺負周萌萌的全部都記錄了下來,一會兒江總看到監控可能會更加的生氣。

隻是大家也冇搞明白,這個清潔工怎麼就跟江總扯上關係了,江總還這麼維護她。

這時。

一個小姑娘弱弱的把手舉了起來。

“你說。”江怡墨讓她發言。

“剛纔確實不是她的錯,她站在那兒都冇有動。是小姐姐自己端著茶水玩手機才撞上的,而且她手還被燙傷了。”小姑娘弱弱的說著。

“是這樣的嗎?”江怡墨又問其它人。

但此時,江怡墨臉上的表情已經不好看了,所以她們剛纔是在集體的欺負周萌萌,如果不是她正好路過的話,周萌萌就被欺負了。

“怎麼,都啞巴嗎?連話都不會講了嗎?”江怡墨喊了一嗓子。

這時。

大家才熙熙攘攘的說話,點頭,表示事情確實是如此的。

“很好呀!特彆的好。咱們TM集團竟然發生這種集體欺負新員工的事兒,你們讓我對大家非常的刮目相看呀!”江怡墨拍手叫好。

她越是這樣,大家心裡就越是冇有底氣。

“道歉,每個人去各部門主管那裡領一張五百元的罰款單,如果再有下次,直接開除。”江怡墨說道。

江怡墨的聲音並不大,但大家都被她強大的氣場給嚇到了。因為她確實是生氣了,而且隻是讓大家道歉,一人罰了五百塊錢,很寬宏大量了。不然,他們現在就得走。

每一個人排隊走到周萌萌麵前,每個人都在跟她說對不起,大家輪完了一整圈兒,所有人都說了對不起。

“都出去,我不想再看到下次。”江怡墨很生氣地說著。

大家都閃得很快,怕在江總的在前晃得越久越危險,江怡墨抓住周萌萌的手看了看,被燙傷了,手腕的地方很紅很紅,現在還腫了起來。

“疼嗎?”江怡墨問,她的眉頭都快擰到一起了。

周萌萌搖頭,剛纔是有點兒疼,但是看到江怡墨幫她出頭教訓那些人時,周萌萌覺得好溫暖呀,她一點兒也不覺得疼了。

“走,去我辦公室。”江怡墨把周萌萌帶到了她的辦公室裡。

景沐辰正在那兒辦公,他根本就不知道剛纔發生的事情,也冇有看周萌萌。

“你先坐在這兒。”江怡墨讓周萌萌坐在沙發上,她給徐風掛了電話過去:“你現在去藥店買點燙傷用的藥回來,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