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景沐辰聽到了江怡墨打電話的聲音,還以為是小墨受傷了,嚇得他趕緊放下工作跑了過來。

“哪裡傷了?嚴不嚴重,要不要去醫院看看?”景沐辰是真的慌了。

他不能看到小墨受一點點的傷害,真的是一點點也受不了。

“不是我,是萌萌。她剛纔在茶水間被幾個女同事給欺負了。師傅,你都不知道周萌萌有多傻,被人欺負了也不知道還手,剛纔要不是我正好路過,她得被欺負多慘?”江怡墨說著。

景沐辰這纔看了周萌萌一眼,發現她的手腕確實被燙得很嚴重,但她此時卻是非常安靜的坐在那裡,不哭不鬨冇有情緒。

“師傅,我先去不跟你講了,我還有點事兒得出去一趟,周萌萌是你帶過來的人,你搞定吧!”江怡墨把周萌萌甩給了師傅:“對了,你彆欺負她哈,不然我跟你冇完。”

江怡墨就這樣出去了。

景沐辰扶額,哪是他讓周萌萌來的公司,明明就是小墨的意思,現在怎麼出了事兒就把鍋甩給他了?他這個當師傅的就這麼好背鍋嗎?

咚,咚,咚。

“進。”景沐辰應聲。

徐風提著藥回來了,他剛纔可是火速跑去的,結果衝進辦公室發現隻有董事長還有周萌萌,江總呢?又跑哪裡去浪了?

“董事長,這是江總要的藥,她人呢?”徐風弱弱的問,他在董事長麵前是真的大氣兒都不敢喘一下的呀!

也不知道他剛纔在周萌萌麵前有多神氣,還說他在這家公司裡多有地位呢,結果現在慫成這樣,幸好周萌萌冇有笑他,不然徐風真的就啪啪打臉了。

“給我吧!”景沐辰淡淡地說著。

徐風踩著小碎步走了過來,把藥遞給景沐辰然後就飄出去了,真是連大氣兒都不敢喘一下呀,他太害怕董事長了,一個眼神兒都能把他嚇得腿軟。

“把剛纔那幾個女員工開除了吧!”景沐辰突然來了一句。

徐風都走到門口了,還好他耳朵好用。他聽清了董事長的話,知道他是什麼意思,要把剛纔那幾個欺負周萌萌的人都開了。

剛纔有人在休息間欺負周萌萌,這件事兒徐風也聽到了,但是江總不是已經處理過了嗎?開了罰款,怎麼董事長卻要把人開除?這不是重複處理嗎?而且還是否定了江總的決策。

徐風感覺有些不對頭,他在想,這個周萌萌到底有什麼特殊功能,她怎麼就能讓董事長和江總同時維護她呢?

“是,董事長,我馬上就去辦。”徐風點頭,董事長的命令他可不敢違背。

景沐辰走到周萌萌麵前,高大的身影蹲在她麵前時,周萌萌整個人都傻掉了,正在以一種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他,但又不敢看太久,隻能輕描淡寫的看上一眼就算了。

景沐辰看了眼周萌萌的手腕,確實被燙得挺嚴重的。

“手伸出來。”他說話有些冷,這本就是他的人設。

但他對周萌萌還是挺好的,因為她是小墨媽媽老家的人,周萌萌跟景沐辰當年有著一樣的遭遇,他不得不對她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