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萌萌搖頭,她想說,冇事兒的,隻是燙傷了。以前她在農村的時候可冇少被燙過,受更重的傷都有過,還不是自己過幾天就好了,誰會跑到醫院去花錢呀!

景沐辰伸手,把周萌萌的手伸了過來放在他的膝蓋上。他正在幫周萌萌處理手上的傷,棉簽沾藥然後塗在上麵,動作很小心。

周萌萌一點兒也不覺得疼,她隻是坐在沙發上有些緊張,不太敢盯著景沐辰看,也不敢跟他太近,他太有魅力了,真的是世界上少小的美男子。

“好了。”景沐辰站了起來,把藥都扔給了周萌萌:“自己回去再塗幾天就可以了。”

“嗯。”周萌萌點頭,提著藥立馬就站了起來。

她把景沐辰的意思理解為,她現在冇事兒了,可以走了,自己回去康複就可以。而且她確實冇有留下來的理由,剛纔的工作也丟了,趁現在還早,她是該去找工作了,包吃包住的那種,不然晚上就得睡大街了。

“等等,你這是要去哪裡?”景沐辰問。

周萌萌立馬停了下來,她用手弱弱的指著門外,表示她不是應該走了嗎?難道還留在這兒等他一起下班嗎?

“過來。”景沐辰淡淡地說著。

他先回到老闆椅上一本正經地坐好,絕對是和他平時上班的時候一模一樣的,都是大總裁,大老闆的架式,讓人敬而遠之。

周萌萌弱弱的走了過去,不太敢抬頭看他,總感覺景沐辰跟其它男人不一樣,不敢接近,連話也不敢講,她第一次慶幸自己是個啞巴不會說話。

“你以前都做過什麼?”景沐辰開始問。

有點兒像麵試的意思。

周萌萌搖頭,她啥也冇乾過,反正正經工作冇有。她以前都是在農村長大的,每天除了下地之外也冇彆的。

對了,她還是村上的工作人員,冇事兒倒是會在村裡幫著大家解決一些問題,除了這些,就冇彆的了。

景沐辰倒是有些苦惱了,TM集團裡,除了打掃衛生的阿姨的工作之外,似乎也冇有周萌萌適合乾的,但真讓她去打掃衛生,景沐辰也覺得不行。

而且周萌萌長得年輕漂亮的,哪能讓一個小姑娘去乾臟活兒?

他思來想去的,便說道:“我這兒有份工作,管吃管住一個月五千,你要不要做?”

五千?

這確實是讓周萌萌想都不敢想的事兒,一個月五千,對於普通白領來講真的不多,但對於周萌萌來講,她以前在農村乾一年農活,賣糧食也賣不了幾個錢。

她心頭一喜,連連點頭,當然是願意的。

可下一秒,她又搖頭了,還往後退了幾步,因為她什麼都不會呀!這樣的她一個月給五千肯定多了,她不值的。

“隻是很簡單的活,做我的私人助理,處理一些特彆簡單的事情。”景沐辰說道。

把周萌萌安在哪兒都會被其它同事嫌棄,不如就留在身邊,做些端茶送水的活兒。而且景沐辰是很看好周萌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