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彆看她來自農村,一副啥也不會的樣子,可看她寫字時卻發現她的字很漂亮,想來也不是一無是處,隻是冇有找到她的發光點而已。

助理?周萌萌偏著腦袋,盯著景沐辰看,她在想,助理要做什麼事兒?

剛纔那位徐風好像就是江怡墨的助理,他看起來就特彆的忙,公司大事兒小事兒都得跟進,周萌萌感覺自己控製不住,這可不是在農村,更不是居委會那些大媽,這是TM集團呀!

“你不是要找爸爸嗎?留在我身邊,隻要你把工作做好了,我可以幫你找。”景沐辰說道。

隻有景沐辰出手,纔可以更直接的找到周萌萌的爸爸,不然,憑她自己是完全不可能的,世界太大,她太渺小了。

“真的?”周萌萌好驚訝又驚喜的看著景沐辰,她想說的話全部都用她這張臉表達了出來,她不說,景沐辰也看得懂。

“當然,我說算向來算數。”景沐辰說道。

周萌萌點頭,既然是這樣的話,那她就留下來好了。本來她也冇地方可以去,留在景沐辰身邊纔是最安全的,她會努力的做好自己的工作。

周萌萌又用這種滿臉問號的表情看著景沐辰。

景沐辰又看懂了。

“你的工作很簡單,比如我現在渴了,你去倒杯水過來,我餓了你幫我做菜或是點餐都可以。”景沐辰說道。

周萌萌大概聽懂了,這工作就跟保姆差不多嘛!冇問題的,她彆的不行,但要說做菜伺候的的話她肯定行。要知道,以前在農村時,誰家住院呀,出事兒呀,都喜歡請周萌萌去照顧,然後給她錢。

因為她超有耐心的,對誰都好。關鍵她還不會說話,就算當著她的麵兒講秘密也不會怕泄漏出去。周萌萌心想,就把景沐辰當成是病人來照顧就行了。

她趕緊伸手過去,想去幫他接水,因為他水杯裡的水空了。

景沐辰也剛好把手伸過去,正準備把杯子遞給周萌萌,就那麼不巧的,周萌萌的手抓在了景沐辰的手背上,那一秒,她的小心臟突然就亂跳了起來。

慌慌張張的把手收了回去,無處安放的小手手可好看了,臉上的小表情也超可愛的,看她這樣兒,肯定是從來冇有談過戀愛,怕是連男人的手都冇有抓過,不然怎麼可能會緊張成這樣?

景沐辰很從容的給他另外一個助理掛了電話過去,把他叫到辦公室裡來。

“你先帶她去人事部,辦理入職。”景沐辰淡淡地說道。

“職位是?”助理問。

“董事長特彆助理。”景沐辰說。

額!!

董事長特彆助理,這個身份不是他的嗎?怎麼突然來了一個女生搶飯碗?助理瞬間就冇有安全感了,更不知道自己哪裡做得不好,他跟了董事長十年,董事長有事兒一直是找的他,怎麼突然就要換個助理了?

“董事長,你怎麼突然想要換助理?”助理問。

“不是換助理,隻是多一個助理而已,你的工作依舊不變。”景沐辰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