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甚至是關在牢裡的李修,可能都是江雨菲埋下的雷。但現在看來,並不是那些,軒軒纔是關鍵。江雨菲早就把江怡墨另外一個孩子藏不起來,換成了彆人家的孩子。

軒軒並不是江怡墨的孩子,而現在,江怡墨想知道自己的兒子在哪裡,比登天還難,甚至是一輩子都找不到。

江雨菲這是要讓江怡墨後悔一輩子呀,後悔那麼快讓她死掉,她死了,江怡墨想知道的事兒就成了一個永久性的秘密。

江雨菲呀江雨菲,果然有你的呀!

“江總,江總?”徐風見江怡墨半天都不吱一聲,嚇得他手背額頭全部都是冷汗,整個人都不舒服。

江怡墨回過神來。

“走,去會會李修。”江怡墨說道。

“現在去嗎?你是想從李修那裡知道些什麼嗎?我感覺可能比登天還難,而且你上次威脅李修,騙他說江雨菲還活著,結果李修到現在都沒有聯絡你,說明他根本不相信你的話。”徐風分析得很有道理。

但那又怎樣?江怡墨現在已經冇有彆的辦法了,她隻能去看看李修。李修也是唯一一個可能會知道真相的人。

“先去看看吧!能不能行到時候再想辦法。”江怡墨淡淡地說著,可她的眉頭卻皺得好緊好緊,這件事兒完全是意料之外的事兒,給了江怡墨好大一個驚喜呀!

半小時後。

江怡墨見到了李修,她是直接進去找他的。

李修雙手都被拷了起來,冇有自由,整個人明顯消瘦了許多,看來,這個地方不管是誰待久了,都會變的。

再帥的人,都會變得憔悴,變得絕望。

不過看李修這個樣子,他倒是冇有絕望,至少他還笑得出來,在江怡墨麵前還挺狂的。

“想恢複自由嗎?”江怡墨問李修。

如果李修可以乖乖聽話的話,江怡墨有辦法讓他恢複自由,甚至是馬上出去都可以,這不是什麼難事兒,就看李修會不會好好配合了。

“條件呢?”李修問。

他腦子還挺清楚的。

“告訴我,另外一個孩子在哪裡。”江怡墨冇有繞彎子。

她相信李修肯定知道什麼,他跟江雨菲很早就在一塊兒了,說不定以前江雨菲剛和沈謹塵結婚在一起時,他倆早就偷偷在一起,關係從來冇有斷過。

李修聽到江怡墨這樣問,瞬間整張臉上的表情都變得不一樣了,他在笑,特彆誇張的那種笑,就像是瘋了一樣,但又不是真的瘋了,眼淚都笑了出來。

江怡墨看著李修這個反應,看樣子他確實是知道些什麼,不然怎麼可能剛一問他,他就這個反應呢?

江怡墨臉色一沉,對徐風使了一個眼神。

徐風直接走過去,一把掐在李修的脖子上,讓他笑不出來,一會兒還得哇哇大哭。

“說,孩子在哪裡,你們把他藏到哪裡去了?”徐風問道。

李修竟然還在笑,他這是有多得意?

“想從我這兒知道孩子在哪裡,就算我死了我也不可能告訴你們。江怡墨,你就彆做夢了,在你害死雨菲的時候就該想到,她不可能輕輕鬆鬆被你害死的,她把秘密帶走了,你就等著後悔一輩子吧!”李修繼續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