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這麼講,隻是試圖讓李修相信,江雨菲冇有死還活著的事兒。等於是給了李修一個活下去想要自由的希望。

一但他這麼認為了,他的求生欲就有了,江怡墨自然就可以跟他講條件了。

“看來,你今天是想不明白了。咱們不著急,慢慢來,你會想明白的,我相信總有一天,你會主動來找我的。”江怡墨淡淡的笑了笑。

她又看了一眼這個地方,環境確實是差了些。

“徐風找人把這兒收拾一下,換些好的傢俱進來,再放台電視機吧!”江怡墨說完,便出去了。

她給李修改善了生活,讓他住在這裡就像是住在自己家裡一樣。李修並不想接受這些,徐風派人把東西送過去時就被他砸了。

“江總,現在咱們怎麼辦?什麼都冇有問出來。”徐風正在開車。

他看到江怡墨的眉頭緊緊的皺在一塊兒,知道她心裡裝著很多的事情,這次江總是真的遇到難題了。

以她的能力,乾任何事兒都會是順風順水的,但現在找孩子?她可能真的控製不住結局,主要是連那個孩子在哪兒都不知道。

而且大概率的,是當年被江雨菲給害死了,然後她去彆的地方找了個孩子回來。以江雨菲的性格,就算她要靠孩子坐穩沈太太的位置,但她也不會用江怡墨的兒子。

因為等兒子長大了,他是要繼承整個沈家的,所有的財產都會變成他的。江雨菲那麼恨江怡墨,怎麼可能讓她的兒子得到這一切?

這也解釋得通,為什麼朵朵冇有被扔掉,反而是另外一個孩子不見了。因為朵朵是女兒呀,她早晚得嫁出去,不會威脅到江雨菲以後控製整個沈家的計劃。

“先回去公司吧!對了,這件事兒除了你我之外,你不能告訴彆的人,尤其是我師傅,我不想讓他擔心。”江怡墨說道。

“啊!不告訴董事長嗎?可是我覺得如果讓董事長知道的話,他肯定會想儘一切辦法幫你的,到時候找起孩子來應該會容易一些。”徐風說道。

反正徐風是這樣認為的,但江怡墨有她的打算,這件事兒還是彆張揚吧!知道的人少一點比較好,而且以江怡墨的能力,她並不覺得自己連個孩子都找不回來。

這是她跟江雨菲之間的恩恩怨怨,還是讓她自己去處理比較好,她也會踏實一些。說到底,還是江怡墨和江雨菲之間的恩怨害了那個孩子,江怡墨覺得對不起他,所以,她要親自找到他。

“聽我的,管好你的嘴巴,我不希望訊息是從你這兒走露出去的。”江怡墨推開車門,下車了。

徐風立馬把嘴巴閉上,BOSS都讓他閉嘴了,如果他還敢到處亂講的話,怕是他連工作都得弄丟了,這碗飯他還是很想吃的。

江怡墨回到總裁辦公室裡,瞬間覺得眼前一亮,感覺自己是走錯了辦公室一樣。要不是她看到師傅也在辦公室裡坐著,她真的覺得自己走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