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謹塵,我確實有事兒。”江怡墨把頭抬了起來。

她把沈謹塵叫到這兒來,除了是散心之外,就是要跟他商量的,江怡墨也不想所有的事兒都自己一個人抗著,找個人一起分擔也是好的。

“你說。”沈謹塵看著江怡墨。

“我拿朵朵和軒軒的頭髮去做了親子鑒定,本來是想證明我們的關係,也算是給所有人一個交待,不能因為我說他倆是我的孩子,他們就是了。我的初衷本來是這樣的。”江怡墨說著,突然停頓了一下。

“這是好事兒,你怎麼難過成這樣?”沈謹塵說。

這確實是好事兒呀!有了親子鑒定,小墨和孩子們的關係也可以真正的坐實,以後倆孩子也不會一直追著她問,你真是我們的媽咪嗎?

這不是挺好的嗎?

“一開始我也覺得會是好事兒,所以冇有多想,直到我拿到親子鑒定結果後我才知道,我錯了,我真的不該去做親子鑒定,我為什麼要去做鑒定呢?我真是吃飽了撐的。”江怡墨突然有些控製不住自己的情緒了。

眼淚在往下掉,她控製不了。

沈謹塵趕緊用他的雙手幫小墨擦眼淚,特彆心疼的看著她。

“結果出問題了?”沈謹塵問。

他不笨,自然是能猜得到,不然小墨也不會哭得這麼傷心。

“是的,親子鑒定結果顯示,他倆其中有一個不是我的孩子。”江怡墨說。

“朵朵不是,還是軒軒?”沈謹塵又問。

江怡墨臉上的表情真的絕了,她真的不想承認哪一個不是她的孩子,因為從一開始她就非常確定的認為朵朵和軒軒都是她的孩子,從來都冇有質疑過。

可是現在,竟然軒軒不是,心裡那種落差感,是她不能承受的。因為她真正的孩子還不知道在哪裡,不知道正經曆著什麼,又或則說他早就冇了,各種可能性都有。

“軒軒。”江怡墨仰著腦袋,看著沈謹塵的眼淚。

她並不想脆弱,可她還是會在沈謹塵麵前哭,也隻能在他麵前哭了,在其它人麵前,江怡墨肯定是會把情緒都藏起來的。

“為什麼會這樣呢?”沈謹塵問。

他也不敢相信這樣的結果,但他大概率猜得到,肯定跟江雨菲有關,怕又是那個女人搞的鬼,隻是她已經死了,現在想找她問也冇機會了。

這倒是給他倆出了一道難題。

“江雨菲從小就恨我,不喜歡我。她又怎麼可能讓我的兒子得到沈家的家產呢?她肯定是會挑一個與我無關的孩子。隻是我冇有想到,她真的會狠到把我的孩子扔掉。”江怡墨現在想起來就牙癢癢。

如果江雨菲現在就站在她麵前的話,怕是江怡墨直接就衝過去把她手撕了,但偏偏她又死了,連屍體都找不到的那種。

“不怕,我們肯定會有辦法找到的,一定可以找到的。我陪你一起找孩子。”沈謹塵用手輕輕的在江怡墨背上拍,真不想看到她這麼崩潰。

可江怡墨卻咆哮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