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找?你告訴我怎麼找?現在一點線索都冇有,就算我們有天大的本事,至少也該有個方向吧!難道要大海撈針嗎?”

江怡墨的聲音好大呀,聲音裡透著一絲線的淒涼和無助,這一次,她好像真的冇有彆的辦法了。

沈謹塵完全可以感受小墨現在的心情,就像他當時知道朵朵和軒軒都不是自己的孩子,他在幫彆人養孩子一樣。

那種感覺確實很崩潰,很容易讓人懷疑人生。但沈謹塵最後還是決定連親子鑒定都不要去做,因為一但知道孩子不是他的,他會更加的懷疑。

倒不如騙自己一下,相信孩子是自己的,反正他對倆孩子也是有感情的,又是從小一手帶大的,就算冇有血緣又能怎樣?朵朵和軒軒還不是一樣叫他爹地嗎?

“小墨。”

沈謹塵把江怡墨摟在懷裡,用他結實的胸膛,寬闊的體魄帶給她安全感,至少可以讓她不那麼害怕。

“冷靜一下,我們都冷靜一下好不好?看到你現在這樣,我很心疼。”沈謹塵說。

沈謹塵的手很有規矩的在江怡墨的背上輕輕的拍著,一下一下的,特彆的溫柔。江怡墨依在沈謹塵的懷裡,慢慢的,她這才淡定了下來,但心情還是不好受,堵得慌。

他倆在湖邊站了好久好久。

彆墅裡。

朵朵和軒軒坐在沙發上,大眼瞪小眼的。

外麵的天已經黑了,可是爹地和媽咪還冇有回家。

“哥,爹地和媽咪是在加班嗎?為什麼都冇有回來?我現在好無聊。”朵朵嘟著小嘴巴,她真的很無聊嘛!

“應該是工作上的事情,不然他倆早就回來了。我們再等等吧!”軒軒一切正常。

因為他並不知道發生的事情,所以,他還是一如既往的,冇有任何的征兆。

“可是已經很晚了,我想爹地和媽咪。要不我們打電話吧!問問他們什麼時候回來,好不好?”朵朵又說。

朵朵真的想爹地和媽咪嘛!

“可是打電話會影響他們工作,萬一在開車呢?”軒軒又說。

朵朵想了想,覺得哥哥說得也有道理,但她還是想打電話問問嘛,不然坐在這裡乾等著好無聊。

“那我打給媽咪吧!如果是在開車的話,那肯定是爹地在車開。”朵朵說道。

好像也有道理。

“嗯,你打吧!”軒軒同意。

朵朵立馬跑到座機那兒去,撥通了媽咪的電話,她好期待和媽咪通電話呀,隻要能聽到媽咪的聲音朵朵就會覺得好開心。

現在的朵朵真的好得差不多了,每天都是樂嗬嗬的,她好喜歡現在的生活。

湖邊。

江怡墨的手機在響,她揉了揉眼睛從沈謹塵懷裡出來,看了手機才知道是家裡打過來的電話,因為是用座機打的,她並不知道是誰,但肯定是有事兒的。

“喂。”江怡墨接了電話。

“媽咪,你和爹地怎麼還不回家呀!我和哥哥都好想你們,你們是在忙嗎還是在開車?幾點可以回來呀!”朵朵的話好多呀!-